【随队记者番外·林方篇】最佳损友(1)

*随队记者的番外。时间线是世界邀请赛之后


*其实这篇就是林方经历回顾以及全程秀恩爱


*一边写正文一边写番外的绝对只有我一个神经病


*其实开始想写双花的因为林方甜到不会写……除了和霸图那场。不过方锐大大天生有种把SAD搞成欢脱的能力。


*标题什么的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取……用了陈奕迅大神歌曲《最佳损友》唔……和歌词其实没什么关系就是了。原作中给我的感觉这两个人之前损友的成分其实挺大的。


*林大大的名字我不知道虫爹用的是不是这个梗。反正我第一眼看到就想到这个了,林大大性格也和想象的很像。看成私设吧各位。以及林大大的家庭背景也是私设。和名字相关,总觉得是书香门第的家庭>^<


求捉虫求拍砖


正文中出现下划线的部分是正式报道的内容,非画线部分是采访过程,以及这只喵写新闻稿从来都是噩梦不要较真,这个番外的中心就是秀恩爱

正文中出现下划线的部分是正式报道的内容,非画线部分是采访过程,以及这只喵写新闻稿从来都是噩梦不要较真,这个番外的中心就是秀恩爱

正文中出现下划线的部分是正式报道的内容,非画线部分是采访过程,以及这只喵写新闻稿从来都是噩梦不要较真,这个番外的中心就是秀恩爱

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

【随队记者番外·林方篇】最佳损友


(1)



其实在半年前查资料的时候看到“林敬言”这个名字,脑海里出现的《论语》里的一句话——



“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



当时其实我有在想,林敬言这个人或许是个很温和的人,再说夸张一点,或许是个君子也说不定。



所以发现资料上他的称号是“联盟第一流氓”的时候我还诧异并且失落了好久。



毕竟这么个名字,我总觉得他应该练的是牧师,再或者也该是剑客这样的职业,这样才会比较适合他的名字。





“所以林敬言前辈有问过自家长辈为什么会给自己取这样的名字么?是族谱的辈分排行,还是我刚才说的那句‘君子有三畏’?”景夏咬着笔头,“总觉得特别在意这点呢,难得看到名字取得这么——唔怎么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特别传统的人。而且还特别人如其名。”



采访那日,刚退役不久的林敬言穿着很普通的白衬衫和牛仔裤,依旧是架着一副无框的平光眼镜,头发比现役的时候稍稍长了一些,蓄了短短的留海,看过去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而且明明是28岁的人猛一瞧似乎还比实际年龄还小了几岁,想刚出大学校门没多久的大学生。



“小时候有好奇过。”林敬言笑的温和,“家父说的确是从那句话里化来的,不过也刚好合和族谱上的‘敬’字辈。”



“冒昧的问一句,唔这句如果太涉及隐私了林前辈就请忽略吧。令尊是老师么。”



“家父是大学文学系的老师。”


所以其实林敬言的气质有一部分是属于家庭遗传吧。温和其实是自带属性么。天生的技能点。而且带上眼镜之后意外的让觉得有很浓厚的书卷气。



“那林敬言前辈当初为什么会选择流氓呢。总觉得丢板砖这种技能和前辈异常的不搭。”完全无法脑补林敬言真人丢板砖啊,唔如果是另外一位也是流氓的包子的话倒是还好一点。



“大概是因为林大大其实内心是个很可怕的闷骚!”坐在一边等着自己单人访问的方锐突然插话进来,一副异常兴奋,以及——如果我的感觉没有出问题的话,景夏默默地腹诽着——一点点的心有余悸。



是错觉对吧。还是不太能想象林敬言前辈是个闷骚啊。



“方锐前辈在这方面是有什么很惨烈的教训么。”景夏看了看依旧笑眯眯的林敬言不太忍心下手开火,便立刻调转火力转向了主动献身的方锐。



反正私下的队友情也是个很大的卖点吧——景夏是这么说服自己的。



“比如林大大曾经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奇怪的笔记体小说,或者喜欢联盟出的超大号的盗贼抱枕?”



“方锐大大那个不叫闷骚。”林敬言推了推眼镜转向方锐,“我觉得我最近几天可以让你好好明白一下什么叫闷骚^_^”



然后景夏匪夷所思的看和方锐一瞬间脸红的非常有层次感。



自己戳到了什么奇怪的点么?



“那……林敬言前辈究竟是为什么会用流氓这个职业呢。”景夏叹气,明白已经不能从目前已经缩到边上脸红并且开启猥琐模式的方锐口中挖出什么有趣的东西了,便又把精力放回和林敬言的交谈上。



访谈期间提到林敬言的职业选择的时候,方锐和林敬言的互动异常的有趣呢,果然是很深厚的队友情啊,或者说是师徒情?毕竟这两个人的关系,认真算起来大概是亦师亦友吧。而且难得会看到被广大职业选手吐槽为“无下限猥琐”的方锐会脸红。



“其实只是专职的时候手滑了一下。”



只是这样么?



“后来觉得板砖和丢沙子什么的都挺有趣的。就用上手了。”



……方锐前辈你是对的。林敬言前辈的确有闷骚的潜质。



“这样啊……因为意外开始的流氓之路么。”景夏转头从随身带的包里拎出一份以前的杂志,“我记得以前林敬言前辈在采访中说过,自己念书的时候成绩还挺不错的。那决定专职打游戏的时候父母没有反对吗?”



“我是念完大学才进的职业。”接收到景夏“年龄不对头啊!”的眼神之后林敬言又补了一句,“我小学初中都是跳级念书。毕业证书拿到了之后父母也就无所谓了,他们觉得这样有保障,而且职业选手的生命周期不长,”林敬言苦笑了一下,“他们觉得趁年轻总要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老了之后才不会后悔。”



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年轻才是拼搏的资本啊。”



……突然不知道要怎么接话的节奏。



“异常开明的父母啊。”简短的接了一句就立刻转向下一个话题“林敬言前辈是圈内公认的老好人,而且据呼啸的前队友表示,对方锐前辈也是【宠】的不行,我看看——”景夏低头看笔记,“兴欣的一些队员——我们就不透露姓名了——是这么表示的,‘自从林敬言退役之后,每次他来兴欣逛逛我们都要遭受他和方锐的闪光球无差别攻击’。真的有这么厉害么!”



“卧槽谁说的!”反应比正主还快的方锐。



“方大大别闹。”林敬言顺手揉了揉方锐的头发,转头正色道,“其实还是有脾气的,刚入圈的时候也还年轻嘛,哪真能那么脾气好,这个外号其实也是后来才叫开的——在方锐进呼啸之后。”



“所以果然还是被方锐大大磨出来的?”



林敬言微笑着点头,“当时想着这小孩这么可爱也就忍了吧。而且其实他还算是半个我一手带出来的徒弟,年龄又比我小一点,要说宠着其实太夸张,不过纵容倒是有一点,以前还没对别人这样过。”



“林大大你这么说我好伤心只是因为我是【半个徒弟】的原因么,林大大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方锐前辈不要看了好么我要被你们两个闪瞎了行不行!景夏内心默默地OS,兴欣那些队员的话果然都是血泪之谈!!!



“唔,反正接下来的双人采访还有这方面的问题,先放过林敬言前辈好了。”不想再被亮瞎眼了啦!真的有好成这个样子的队友么……怎么看都是宠媳妇儿子的节奏。



“那接下了就是方锐前辈的单人了,前辈准备好了么?”



对林敬言前辈的单人采访进行的很顺利,偶尔还会有方锐前辈的插科打诨,揉头发还有刚进门时林敬言前辈拽过方锐前辈帮他打领带的场景意外的温馨呢,这两个人的【好兄弟】技能点大概从方锐一进呼啸就加满了吧。虽然被称为【犯罪组合】但是不从职业而从三次元的相处来看不如改叫【父子组合】吧,方锐前辈有被林敬言前辈宠着的感觉,恩,其实也不太对,不如说是两个人之间的默契让他们保持着这种相处模式,虽然在赛场我们大概很难再看见【犯罪组合】叱咤赛场,但是三次元的【默契二人组】大概能长长久久的下去吧。如果有机会偶遇的粉丝不要错过啊。

又及:在心脏遍地的职业圈,林敬言前辈说不定真的能说是一个难得的有君子风范的人,人如其名么。

                                                                 ——来自苏景夏的采访笔记




TBC

其实老林有一点苦手……太温柔的性格实在不太好处理TUT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