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花/原著向/文艺风慎入】时光不负·岂曰无衣[1]

[1]

张佳乐高二的时候正式转去念了艺术生。



其实这个决定不算胡来,毕竟对张佳乐来说,五颜六色的水彩比课本不知道要有趣多少倍。



打扮朴素是家庭教育和学校硬性规定的原因,但天生喜欢五彩缤纷的东西的性格确实与生俱来,不是说那什么“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么。



可惜现实这盆冷水在他进入画室当天就兜头泼了下来,连半秒钟反应时间都没给他留下——他先要学的是素描,水彩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所以每天去画室上课就成了比念书还要枯燥的事情。张佳乐表示他虽然知道达芬奇画蛋这个家喻户晓的典故,可是他是张佳乐不是达芬奇。



生活在K市的少年张佳乐的人生每天就在听地理老师念叨着“K市温暖如春是因为有昆明准静止锋”(*)和无聊的静物写生中度过。



没有放弃念艺术生不过是因为在画室摸鱼可以摸的比较光明正大,就算这个被摸的鱼他也不是那么喜欢。但是古人是怎么说的来?



聊胜于无。



比起课本什么的显然画图更有趣对吧。



那只被张佳乐嫌弃的鱼基本上来自他隔壁一个画架的女生,那姑娘长相和声音是人们刻板印象中那种典型的南方少女,只是行为总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比如莫名其妙的对着画夹发笑,再或者看到特定的某些画面的时候眼中能放出快要实体化的光芒。



其实张佳乐觉得那个女生也是来摸鱼的,不过摸鱼的方式和自己不一样,她是自娱自乐型的摸鱼。



比如在老师规定的静物写生下再塞一张纸画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迄今为止,张佳乐已经看过她画各式各样奇怪的动物和场景,最常看到的是古风战场,还有他很不能理解的古风组图



那三张组图他隔壁的那个妹子画了三个月,一笔一笔慢慢地磨着,看的张佳乐的哈欠也连绵不绝了三个月的美术课。



不过最后的成品也确实让人惊艳。可惜张佳乐看不懂。



第一张是在花海中两人的比剑,硬生生的在缭乱了人眼的花海中造出一片空地,满地狼藉。



第二张是在水边,张佳乐用他所剩不多的语文常识判断这个地方大概是语文老师说的什么“南浦”,因为那两个人物,一人握着断剑渐行渐远,另一人却兀自留在了原地。



第三张……张佳乐表示如果上面两张他还能勉强读懂故事情节,第三张就是彻彻底底的不知所云。人没有出现,就画了月下交叠的两个人影,还有包袱和酒杯。恩,周围装饰的很喜庆。张佳乐想这大概是指其中一个人结婚了,但是这个莫名其妙的和上文接不起来啊!



“不太能理解。”张佳乐在那妹子眼睛放着光问他要评价的时候实诚的回答,“不过很好看。”



“哪一张?”妹子不依不饶地追问。



“这张。”张佳乐把第三张从画夹中挑出来,“故事衔接不上。为什么两个关系很好的人画到后面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个人娶媳妇了?少画了一张吧?”



然后张佳乐看到那妹子推了推眼镜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下。




大概快十年之后,张佳乐扛着无数非议进了霸图。而每当他看到那个同样带着眼镜勾着嘴角的霸图副队长的时候,就觉得,如果有机会一定要介绍他现在根本不记得长相的画室隔壁和张新杰认识一下,就冲着这两人笑的高深莫测让人背后一凉的技能,所不定还能来一场现场认亲记。



不过,此时的张佳乐自然不可能拥有未来张佳乐的吐槽,此时他还只是会在教室打瞌睡在画室摸鱼的十六岁少年(*),而不是那个粉丝记者公认的全联盟最具悲剧性的选手。




那之后张佳乐和隔壁妹子莫名其妙的熟了起来,其实也不能说熟,他连对方的名字都不记得,就是偶尔能搭上几句话,内容也无非是吐槽或者是作业上的交流。

 



“张佳乐你玩网游吗?”某天画室上课的时候隔壁递过来的一张纸条。



“玩啊。不过最近家里不让碰,也没抓到机会去网吧。”



“这节课翘掉吧。”



“啥?”不科学啊这姑娘不是应该如同外表一样彻底打上好学生的TAG么!张佳乐表示这个画风不太对啊!



“翘课去玩游戏呗。最近新出的网游。荣耀。”一张账号卡戳到他眼前,“来玩呗,姐带你。”

 



几年之后张佳乐想起这个画面往往都是一脸纠结,不管怎么说,联盟第一弹药专家是被一个软妹子版的战斗法师带进门这一点,还真的是,令人想吐槽都无处下口。

 



结果张佳乐还真被那妹子带进了荣耀这个坑里面。



当时荣耀一区刚开服没多久,遍地的新人遍地的坑,那妹子玩的是战法,作风之彪悍和本人外表成反比。十多年后张佳乐看到某老不修的女徒弟的风格的时候总觉得这两人说不定有亲戚关系。



扯远了。



不过荣耀之所以能一出现就立刻压过多个老牌网游的风头,而且红红火火了长达十年也不是无缘无故的。起码他的操作和画面立刻就勾到了从五岁开始跟着自家老爹打游戏的张佳乐。



在用战法的账号打了几局之后,张佳乐毅然决然的把账号卡丢回给原主人,去前台再要了一张空白的账号卡。

 



“你这样换职业让我情何以堪。”妹子一脸囧样的看着张佳乐选了弹药专家这个职业,“安利战法安利的半死结果带出了一个弹药专家,张佳乐你给我来修正场轮一百遍啊一百遍!”



“来啊!我随意。”如果张佳乐没记错刚刚他才用战法这个账号完虐了这位,在他上手荣耀三小时之后。



“靠!(#‵′)”妹子做掀桌状,“张佳乐你这样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战法到底哪里比不上弹药专家了!”



张佳乐闻言很认真的想了想才回答说:“因为战法技能效果不够炫啊。”



“……我突然理解老师吐槽你的画时候的心情了。”妹子扶额,“早晚有一天贪漂亮会搞死你啊靠。为你以后的女朋友默哀三分钟。”



“好吧还因为远程职业可以省钱。”(*)



“你大爷。”妹子想起自己每每买红药买到没钱的状况表示泪流满面。

 



角色创建很快。因为张佳乐完全没有兴趣学小女生去仔仔细细的捏人,干脆利落地传了自己的照片,单在发型上做了点微调,把学生标准的板寸弄成扎着小辫的样子,而ID嘛。



张佳乐想了想,敲了昨天在画室看到的一副画的名字——



百花缭乱。

 


人物创建成功。


回车——


荣耀。

[TBC]

♪乐乐是美术生这个设定是从虫爹对繁花血景的描写中来的,大概是说繁花血景折射了乐乐的真实性格……所以其实我觉得乐乐还是挺适合画水彩的。文中那个妹子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吐槽和有利于一些文绉绉的东西的出现。还有那三张画


♪对的那是个腐·妹·子。


(*)K市温暖如春是因为有昆明准静止锋。这个是个坑爹的梗。出处地理必修一的补充笔记。对的乐乐是文科生。


(*)好吧远程职业省钱是这只汪的习惯。这只汪玩远程就是冲着不要怎么花钱买红。






评论 ( 1 )
热度 ( 6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