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手札》[3]蛋包饭(上)

#无肉,全文都是吃吃吃吃吃,从高中吃到大学,对的这只喵是来报社的因为这只喵自己写这个的时候都是在半夜十二点肚子超级饿的时候。

[3]蛋包饭(上)

荣耀中学说到底任然是一个非常重视学生成绩的重点中学,无论平时他们的校长多么热爱把“全面发展,素质教育”挂在嘴边,也无法改变这所中学的本质。

其对成绩的注重就特别体现在,成绩优异的学僧收到老师开绿灯的机会比起普通的学生不是高了一点半点,不然你以为涨价了那一群人是怎么成功的在学期进行的一半的时候申请到了外宿?不就是老师看见那张《外宿申请表》上申请人后面跟着的一水儿都是年段前二十学生的名字,于是就心软了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抱着只要不要太过分就都由他们去这样的心态,大笔一挥给放了行。

不过相应的,当这些学生成绩下滑的时候,这些绿灯熄灭的速度,肉眼绝对看不见。

 

高一下学期的异地长阶段考定在国庆放假完,学生回校的当天,也就是10月4日,而考试时间的通知则是在9月30日下午的最后一节课,由班主任,口头通知。

如黄少天吐槽的那样“学校心太脏”。

而消息通知的那一瞬间,如你们所经历过的所有通知考试时间的场面一样,一时间,哀鸿遍野,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由张佳乐同学做总结陈词的话,就是——

“学校的人性被冯老头吃了吧。”

顺提,张佳乐口中的“冯老头”就是荣耀中学那位,传说中经常被学生气到吃药的,冯校长。

“在你眼中学校的人性是药片吗?”孙哲平吐槽道。

“反正学校的人性也是冯老头产出的啊,给他吃吃又没什么奇怪的,不管你觉得学校为什么会有人性啊?那应该叫校性才对吧。”

“……”

能强词夺理到这个份上张佳乐也是拼了。方锐在事后如此总结。

不过这大概也同时说明,永远别试图去跟上张佳乐的脑回路,真的,这种孙哲平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就别妄想了。

 

不过吐槽归吐槽,在他们这群能够申请外宿的人中,需要担心期中考的还真没有几个。

先不说张新杰作为"绝对自律"的典范,在两个星期前就大致估算了考试的时间然后安排复习,并且拉上了同寝的韩文清.就是单看看那几个貌似散漫的人,都让无数人想要举起火把烧了他们为民除害.

黄少天是典型的手速达人,平时散漫归散漫,可是刷起题来的速度和正确率却比别人高了整一倍,每天有额外的题海加练,却还是可以有比大部分学生都要多的,可以拿来疯玩的时间.

但是喻文州却是和黄少年完全相反的类型,写题的速度不快,只能刚好让他踩点答完考卷,可是架不住他是年级组的四大心脏之一,上课吸收知识和勾考点的技能点点到满,基本上,在考试前他的笔记是属于要被同学们供起来膜拜的那种.

前两个是全科达人,但孙哲平和张佳乐可不是,这两人极端的互补,一个是理科全能一个是文科全能,特别是张佳乐的历史,用方锐的吐槽就是"和开了挂一样的"基本在90-95之间浮动,"缺失的幸运值全部变成天赋值加在历史上了."

之后是方锐,这人的学习风格和游戏风格极端的类似,基本上就是猥琐流没跑,成绩成天在20名以内,可是大考就爱时不时蹦进前十乃至前五,旁人看了都觉得心累.

最后是林敬言,他自认不属于那些"不用担心"的人之一,如他的自我吐槽--

“整个公寓唯一的BUG”

 

林敬言自问不是天才,年级前十基本就是他的极限了,而且这还是建立在他幸运值爆表的情况下,平时在十几名划划水也就是心满意足,至于第一——

他自认少了那么点天赋。

 

学习是要天赋的。

虽然这么说很残忍,但是就算不说,也不能掩盖有些人写高数如虐菜而有些人却连三角函数都搞不明白的事实。

上天造人是一视同仁,可人类却人为分出三六九等。

林敬言自己心里门儿清,在人类非常重视的,学习这档子事上,他天资平庸。

我不是天才,却要竭力追赶天才的步伐——

如夸父追日。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

 

“诶诶诶老林今天放假呢你这是睡迷糊了还是怎么着?换校服干嘛。”早上六点半,被林敬言起身动作吵醒的方锐,半撑起身子,睡眼惺忪地看着林敬言换了校服拎着书包准备出门。

“抱歉吵醒你了。”林敬言回头,略带歉意的笑了笑,“我和老班要了班级的钥匙,这几天去班里自习,中午不回来了,你帮我和他们说一声。”

 

如果不能并肩,起码,我不想被你们拉下。

 

林敬言看着自己两周前修改并开始执行的那份作息表,不禁苦笑——

这东西要是被张新杰看见,绝对会黑着脸骂他是“竭泽而渔”。

从六点半一直排到晚上两点半的,密密麻麻的时间表。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从七点到教室开始,林敬言就开始刷题和背书,如果有人有兴趣观察一下,大概会惊讶于林敬言离开教室,甚至是离开位置的次数。

除了去厕所意外,大概就只有去了一趟小卖部买了牛角包当午饭那次,其余的时间,他都在不断的写写写。

 

我要渴死了。

 

“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

 

“老林老林。”方锐听见关门的声音,忙中偷闲歪头看了一眼,发现是林敬言立刻就招呼了起来,“来上游戏啊!我要被张佳乐和孙哲平这两个线上繁花血景线下也繁花血景的给闪死了,估计我的寿命要和我们家电脑的显卡同时减少了靠。来来来林大大上线我们一起虐他们两个一下。”

“不了。”林敬言把书包甩在沙发上,顺手把被汗浸得湿哒哒的额发捋了上去,“我去烧水,你们继续。”

“欸老林凉开水桌上不就有一壶么。”张佳乐头也不回地说,“要喝水直接倒不就成了,大夏天喝开水,你是要烫死自己?”

“没,我泡面用。晚上在学校没吃。”林敬言边说边顺手拆开一晚泡面,“对了,乐乐,那啥,分析历史事件的七个要素是啥?我一下子记混乱了。”

“政治、经济、文化、民族、历史、地域、阶级,不过个人建议再加上外交和个人因素。”张佳乐听到问题就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一会儿余光瞧见林敬言准备往包里掏笔记本来记才觉得不对劲,“欸我说老林你好好泡个面问这个干啥子?”

“突然想到的。”林敬言摆摆手放下本子,拎起水壶往碗里注水。

“我说,林大大。”方锐突然插话。

“啊?”

“你告诉我,”方锐表情复杂地看着林敬言,“你泡面不放油包和调料包……这是什么新吃法。”

 

几天下来,不仅仅是同寝的方锐,几乎整个公寓的人都察觉到了林敬言的不对劲。

泡面忘记放调料包和油包还是小事,时不时在吃饭时吃着吃着就变成干吞白饭也无所谓,但倒开水时愣是心不在焉到连水溢出来烫红了手都没有感觉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而据方锐说,他有一天早上起来还看见林敬言把他们卧室那扇落地窗当成了门要往外走,当时方锐差点吓出了心脏病,赶紧过去拦他,也还好窗外的阳台装了铁丝网防护,不然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们所有人都觉得,有必要找林敬言谈谈。


——————————————————————

这次写的比较长,分个上下来发。

唔,其实我看原著的时候特喜欢老林,就是那个凡人与天才的那段。我自己感触也特别深刻。因为我认识的很多人都是真·天才,天赋值爆表。就算高考最后我是全县第二又怎么样。谁都觉得他们只要努力一点就能超过我。

恩所以老林这里,我大概不小心就自我代入的多了一点。

对了老林的那个时间表是真实存在的这只蠢喵的时间安排……不过早上我起不来所以晚上大概比上面写得晚……我是会逃早自习或者早自习睡觉的那种人啦/////////有人有兴趣看时间表我大概会放出来啦。

然后改了蛮久的,因为写东西的时候代入自己的主观情绪本来就是不太好的。人物也可能OOC,这版我自己觉得还凑合,如果有人觉得OOC求评论啦【合十】

对了,因为这只蠢喵会做的菜有限制,写大纲的时候就用了平时的菜谱。大概有一点局限【歪头】。姑娘们来点主CP和食物啊我会写的//////。直接评论说呗///////或者微博也行//////

评论 ( 15 )
热度 ( 29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