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手札》[3]蛋包饭(已补完)

#无肉,全文都是吃吃吃吃吃,从高中吃到大学,对的这只喵是来报社的因为这只喵自己写这个的时候都是在半夜十二点肚子超级饿的时候。

#今天这个是补完版本>_<!!!原来三千多字的下半篇被我改成这样我一是拼了。以及蠢LO主现在写饿了准备去炒蛋包饭安慰自己一下。另外两篇吃完东西回来发。还有写这篇的老林的时候的心路历程……解释一下这么处理的原因

#有喜欢的CP和食物就留言点啦~

前文请戳↓↓↓↓↓↓

[1]夏季的火锅

[2]红豆综合冰

[3]蛋包饭

荣耀中学说到底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视学生成绩的重点中学,无论平时他们的校长多么热爱把“全面发展,素质教育”挂在嘴边,也无法改变这所中学的本质。

其对成绩的注重就特别体现在,成绩优异的学生收到老师开绿灯的机会比起普通的学生不是高了一点半点,不然你以为张佳乐那一群人是怎么成功的在学期进行的一半的时候申请到了外宿?不就是老师看见那张《外宿申请表》上申请人后面跟着的一水儿都是年段前二十学生的名字,于是就心软了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抱着只要不要太过分就都由他们去这样的心态,大笔一挥给放了行。

不过相应的,当这些学生成绩下滑的时候,这些绿灯熄灭的速度,肉眼绝对看不见。

 

高一下学期的异地长阶段考定在国庆放假完,学生回校的当天,也就是10月4日,而考试时间的通知则是在9月30日下午的最后一节课,由班主任,口头通知。

如黄少天吐槽的那样“学校心太脏”。

而消息通知的那一瞬间,如你们所经历过的所有通知考试时间的场面一样,一时间,哀鸿遍野,怨声载道,民不聊生。

由张佳乐同学做总结陈词的话,就是——

“学校的人性被冯老头吃了吧。”

顺提,张佳乐口中的“冯老头”就是荣耀中学那位,传说中经常被学生气到吃药的,冯校长。

“在你眼中学校的人性是药片吗?”孙哲平吐槽道。

“反正学校的人性也是冯老头产出的啊,给他吃吃又没什么奇怪的,不管你觉得学校为什么会有人性啊?那应该叫校性才对吧。”

“……”

能强词夺理到这个份上张佳乐也是拼了。方锐在事后如此总结。

不过这大概也同时说明,永远别试图去跟上张佳乐的脑回路,真的,这种孙哲平都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就别妄想了。

 

不过吐槽归吐槽,在他们这群能够申请外宿的人中,需要担心期中考的还真没有几个。

先不说张新杰作为"绝对自律"的典范,在两个星期前就大致估算了考试的时间然后安排复习,并且拉上了同寝的韩文清.就是单看看那几个貌似散漫的人,都让无数人想要举起火把烧了他们为民除害——

黄少天是典型的手速达人,平时散漫归散漫,可是刷起题来的速度和正确率却比别人高了整一倍,每天有额外的题海加练,可却还是可以有比大部分学生都要多的,可以拿来疯玩的时间.

但是喻文州却是和黄少年完全相反的类型,写题的速度不快,只能刚好让他踩点答完考卷,可是架不住他是年级组的四大心脏之一,上课吸收知识和勾考点的技能点点到满,基本上,在考试前他的笔记是属于要被同学们供起来膜拜的那种.

前两个是全科达人,但孙哲平和张佳乐可不是,这两人极端的互补,一个是理科全能一个是文科全能,特别是张佳乐的历史,用方锐的吐槽就是"和开了挂一样的"基本在90-95之间浮动,"缺失的幸运值全部变成天赋值加在历史上了."

之后是方锐,这人的学习风格和游戏风格极端的类似,基本上就是猥琐流没跑,成绩成天在20名以内,可是大考就爱时不时蹦进前十乃至前五,旁人看了都觉得心累.

最后是林敬言,他自认不属于那些"不用担心"的人之一,如他的自我吐槽--

“整个公寓唯一的BUG”

 

林敬言自问不是天才,年级前十基本就是他的极限了,而且这还是建立在他幸运值爆表的情况下,平时在十几名划划水也就是心满意足,至于第一——

他自认少了那么点天赋。

 

学习是要天赋的。

虽然这么说很残忍,但是就算不说,也不能掩盖有些人写高数如虐菜而有些人却连三角函数都搞不明白的事实。

上天造人是一视同仁,可人类却人为分出三六九等。

林敬言自己心里门儿清,在人类重视的学习这档子事上,他天资平庸。

我不是天才,却要竭力追赶天才的步伐——

如同夸父追日。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

 

“诶诶诶老林今天放假呢你这是睡迷糊了还是怎么着?换校服干嘛。”早上六点半,被林敬言起身动作吵醒的方锐,半撑起身子,睡眼惺忪地看着林敬言换了校服拎着书包准备出门。

“抱歉吵醒你了。”林敬言回头,略带歉意的笑了笑,“我和老班要了班级的钥匙,这几天去班里自习,中午不回来了,你帮我和他们说一声。”

 

如果不能并肩,起码,我不想被你们拉下。

 

林敬言看着自己两周前修改并开始执行的那份作息表,不禁苦笑——

这东西要是被张新杰看见,绝对会黑着脸骂他是“竭泽而渔”。

从六点半一直排到晚上两点半的,密密麻麻的时间表。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从七点到教室开始,林敬言就开始刷题和背书,如果有人有兴趣观察一下,大概会惊讶于林敬言离开教室,甚至是离开位置的次数。

除了去厕所意外,大概就只有去了一趟小卖部买了牛角包当午饭那次,其余的时间,他都在不断的写写写。

 

我要渴死了。

 

“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

 

“老林老林。”方锐听见关门的声音,忙中偷闲歪头看了一眼,发现是林敬言立刻就招呼了起来,“来上游戏啊!我要被张佳乐和孙哲平这两个线上繁花血景线下也繁花血景的给闪死了,估计我的寿命要和我们家电脑的显卡同时减少了靠。来来来林大大上线我们一起虐他们两个一下。”

“不了。”林敬言把书包甩在沙发上,顺手把被汗浸得湿哒哒的额发捋了上去,“我去烧水,你们继续。”

“欸老林凉开水桌上不就有一壶么。”张佳乐头也不回地说,“要喝水直接倒不就成了,大夏天喝开水,你是要烫死自己?”

“没,我泡面用。晚上在学校没吃。”林敬言边说边顺手拆开一晚泡面,“对了,乐乐,那啥,分析历史事件的七个要素是啥?我一下子记混乱了。”

“政治、经济、文化、民族、历史、地域、阶级,不过个人建议再加上外交和个人因素。”张佳乐听到问题就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一会儿余光瞧见林敬言准备往包里掏笔记本来记才觉得不对劲,“欸我说老林你好好泡个面问这个干啥子?”

“突然想到的。”林敬言摆摆手放下本子,拎起水壶往碗里注水。

“我说,林大大。”方锐突然插话。

“啊?”

“你告诉我,”方锐表情复杂地看着林敬言,“你泡面不放油包和调料包……这是什么新吃法。”

 

几天下来,不仅仅是同寝的方锐,几乎整个公寓的人都察觉到了林敬言的不对劲。

泡面忘记放调料包和油包还是小事,时不时在吃饭时吃着吃着就变成干吞白饭也无所谓,但倒开水时愣是心不在焉到连水溢出来烫红了手都没有感觉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而据方锐说,他有一天早上起来还看见林敬言把他们卧室那扇落地窗当成了门要往外走,当时方锐差点吓出了心脏病,赶紧过去拦他,也还好窗外的阳台装了铁丝网防护,不然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

 

“林敬言呢?”假期的最后一天,张新杰拿着那张轮班表问方锐,得到林敬言又去学校自习的回答之后不由皱眉。

“老林又去学校了?”来客厅拿零食的张佳乐惊诧,“他这是要root in school 的节奏?”

“得了得了张佳乐你这是复习英语复习魔怔了?说话能不能好好说啊好好说。孙哲平呢快过来收了你们家张佳乐别放出来祸害人间了成不成。”方锐吐槽完张佳乐就转头去问张新杰,“找老林什么事?”

“把他的轮班暂时和我的对调一下,他的轮班我放考试之后了”张新杰推了推眼镜,“感觉他最近状态不怎么好。”

“对啊对啊,神情恍惚的和失恋一样,心思都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方锐你有问问是怎么回事吗?”

“我倒是想问。”方锐一脸纠结,“每天我刚起来老林就出门了,晚上老林一回来就呆在书房,好不容易出来了就趴在床上睡死过去。我没忍心吵他。”

“那老林今天晚饭回不回来。”

“他好像说实在学校一起吃了。等等?!”方锐像是想到了什么,把桌子上的钥匙往口袋一塞就往门口走,还一边说话,“我去学校一趟晚上也不会来吃了。”

“方锐你是急着和老林双宿双飞还是怎么着?多出来的白饭怎么办?”

“你先放着啊!学校小卖部和食堂今天他妈的都没开门啊!老林他在学校吃了ball啊!”

 

其实方锐出门前最后的那句话正好掐在了为什么林敬言这几天明显体力不济的点子上。

放假期间,学校的食堂和小卖部如果会开门才是天下奇闻,而林敬言又因为没有复习完而不肯出校门,索性就把午饭和晚饭都给省了,最多就是啃一啃早上带去教室的面包,然后继续写题目。

好像只要多写一题就能缩小一点和天才之间的差距,哪怕那点差距微小到肉眼不可见。

 

“未至,道渴而死。”

 

这是夸父的结局。

千万年前就注定好了的,那些追逐太阳的凡人,或者是渴望与天才并肩的凡人,理所应当的结局。

 

那他呢?

林敬言的结局呢?他甘心凡庸并且浑浑噩噩地混三年高中,然后上一所非重点大学把自己的傲气锐气通通磨平?

开玩笑,他才不甘心。

 

方锐站在教室外面看着林敬言咬着下唇刷题看了很久。

久到他自己也不记得时间。

他一瞬间明白了这段时间林敬言是在纠结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他与林敬言相识于幼年,虽然没有张佳乐和孙哲平相识的年月那么古早,但两人之间的默契几乎是与生俱来,相似的幼稚猥琐足以让他们在短时间内了解彼此,形成深入骨髓的同调。

况且他还记得中考前和他一起跑到校园后山上去喝酒的林敬言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那句——

“真羡慕你们。”

真羡慕你们这些生来就握着一手好牌的人。

 

那天林敬言刷题刷到了将近十一点,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在张新杰严格的监督下,估计大半个公寓的人都好好地躺床上睡觉去了。林敬言蹑手蹑脚的准备开微波炉煮泡面,却意外的发现微波炉里躺着的蛋包饭。

还有金黄色的蛋皮上歪歪扭扭的“老林加油”四个字。

整间公寓里会做这东西的也就他和方锐两个人,方锐的手艺还是他教的。

 

把蛋打散,然后加入面粉与盐拌匀,平缓而均匀地倒入平底锅中,在蛋皮呈金黄色的时候倒入加了各式材料的炒饭。

他几乎能想象出方锐小心翼翼地抄着锅铲对折蛋皮的样子。

忍不住笑出声。

真是谢谢你啊方锐大大。

 

他想起进门时看见的压在饭桌上字迹各异的笔记。

有你们,多谢。

 

方锐大大下次别在饭里面加苹果啊乖。

                                        ——来自当日的同住日志。林敬言。


评论 ( 15 )
热度 ( 53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