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o '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2]

#抱歉拖到今天。昨天晚上写的那些都快变成苏小事情的专场了然后白天爬起来改【扶额】

#有空我把他们军服的设置画个草图上来【扶额】为了避免你们晕掉我要说明一下……荣耀联盟内是有两种军衔制度,一个是联盟内的,一个是各个分军内的。比如肖时钦,雷霆的队员要称他为元帅,但是联盟内其他军的,或者是张新杰啊还有其他领域的人,一半会用联盟的军衔来称呼他,也就是“肖中将”。文中肖时钦玩的称呼梗出处就是这个。

#晚上还有一更。大概……会很晚……如果有人有兴趣可以明天啊早上爬起来看。^_^

前文戳下面。

《Hero '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序][1]

[2]

联盟六年初,“四大战术师”这样的称呼逐渐得到到官方默认的时候,荣耀联盟内发行量最大、存在时间最长的报纸《荣耀报》曾刊文评论联盟四大战术师之优劣。


该文作者评论肖时钦攻击时讲究效率,但在制定战术时专注细节,甚至死抠战术,有狼性。

 


前狼假寐,盖以诱敌,后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

 


比起这位作者在前文诟病张新杰过于保守,喻文州在机动作战时有明显缺陷,他对肖时钦确是笔下留情。但在结尾他却笔锋一转,谈及肖时钦的背景——


“肖时钦最大的缺陷,在于老天给了他一手烂牌。”


……


“生于微末,长于山野,查不到除了临时大学以外的教育背景,甚至,雷霆军本身都限制了肖时钦的发展、视野,甚至是战术。”


……


“展露不出足够的杀气。”


……


“若是他出生于军人世家,或者当年选择接纳他的不是籍籍无名的雷霆军而是其他豪门军队,他说不定会成为第二个叶秋。”


洋洋洒洒几百字,概括起来无非就是一句话——


“肖时钦有天赋,但是格局不够。”

 


当年肖时钦看完报纸之后一笑置之。


联盟五年,他在练兵时出现的几次判断失误,足以让他明白自己没有出身豪门的那些人似乎是与生俱来的霸气,甚至,作为全联盟闻名的战术师,他还有一点不自信。


这些对他的影响现在或许看不出来,但是以后,必然会成为他在军队内上升的玻璃天花板。


所谓格局。

 


可是那又怎样。

 


肖时钦把看了一夜的关于叶修案的卷宗搁在桌上,后仰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侧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


早上七点整,离和孙翔约定的见面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肖时钦直起身,扣上衬衫最上面两颗纽扣,抬手去拿搭在椅背上的灰色暗纹领带。

 


他肖时钦能走到现在这个地方,本身就超越了所有的“理所应当”。


老天不给好牌,那他就用手里的烂牌,成就最漂亮的战果。

 


精致而苍白的手指翻飞,系成温莎结的形状。


扣上暗金色的袖口,整了整西装衬衣,利落地套上马甲,披上黑色的西装外套。

 


逆天而行才足够有趣,不是吗?

 


孙翔走入雷霆在荣耀首都设立的办事处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画面——


肖时钦端着一杯咖啡站在窗户前,定制的修身黑西装平整妥帖地穿在身上,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眉目间是军队高级将领中罕有的温和清秀。


孙翔念书的时候语文学的并不算好,可他这时候脑袋里面一瞬间就蹦出了两个词:长身玉立,兰芝玉树。


后来他搂着肖时钦,头靠在他肩窝里蹭啊蹭的时候又想起了这一茬,邀功似的说给肖时钦听。肖时钦看着这人快要具象化的摇的不停的尾巴一脸无奈。


第二个就算了,第一个词是形容女生的啊,孙翔大大形容人之前能走点心不?


不过此时他们两个人之间无论是谁都料想不到那么多的后来,时下孙翔脑袋里面冒出的第二个念头就是怀疑肖时钦的个人战斗能力。


且不说霸图的韩文清,就是叶修或者是联盟内公认的老好人林敬言,看过去都没有他这么柔和纤长。


比起杀伐果决的军人,反而更像一个艺术家,或者别的什么书生气重的职业。


在这个想法的影响下,孙翔进入这个办公室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迅速绕到肖时钦身后,一记直拳之朝着肖时钦的后脑过去。


在拳离肖时钦后脑大约只有一寸的时候,肖时钦忽的一歪,闪到了边上,避开了孙翔的直拳,顺手把咖啡杯搁在茶几上,又身形一矮,出腿横扫孙翔下盘。孙翔跳起避开,一反手想去摸身侧的配枪,却意外摸了个空。然后孙翔听到了对面拆卸枪支的声音。


“孙少将好身手。”肖时钦把孙翔随身的枪支卸成一堆零件后把手背坐在身后,笑眯眯地看着孙翔,“有生之年能亲手拆一回‘横刀’,作为机械师我也心满意足了。”


横刀是孙翔自军校就随身带着的手枪,来路不明,可性能却是一流,在孙翔接手却邪之前几乎是他本人的标志之一。


孙翔“哼”了一声,也不等作为主人的肖时钦开口,一个人大喇喇地在沙发上坐下,开口就道:“别给我扯这些有的没的,有话直说。”


他捞过桌上的咖啡杯就灌了下去,继续说——


“你们要救叶修。”


呵。肖时钦笑意渐深,这人果真和传言中相差不远。


肖时钦在孙翔外面的沙发上坐下,往后一靠,十指交扣搭在腹部,眼睛眯起打量着孙翔,平添了一股冷冽的气息。


头发湿漉漉的,自然不可能是因为刚才那番打斗都称不上的交手——就算是文职人员,这点运动量都不够塞牙缝,更何况是他面前坐着的这位新晋斗神,嘉世军的元帅。


穿着的倒不是嘉世元帅的正装,而是联盟内最普通的作训服。若是现在出现在肖时钦眼前的是另一个人,肖时钦倒是会好好考量一下这个人是否是在对自己暗示立场,但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是孙翔——


得了吧,孙翔的脑回路还考虑不到这点,看这幅样子,这猴崽子八成是在大清早自己给自己定的加练项目——废话,现在嘉世军里谁有本事管他——完成之后直接过来的。


有趣的人。肖时钦心想。


乍看是挺直率,甚至情商有一点二百五的人,却硬是能串通嘉世军原参谋长刘皓和原嘉世军政委现军部的二把手,嘉世军的顶头上司陶轩夺了叶修的位置——肖时钦想起这几年联盟内半真半假的流言——这是所谓的人不可貌相吗?


肖时钦思忖了一下, 开口道:“是。我们要救他。”


“原因。”


“因为关键性的证据是伪造的。”肖时钦慢条斯理的摩挲着袖口的边缘,“难道作为法律专业出身的孙少将还看不出这一点?”还是说伪造证据的人,就是你呢,孙翔元帅。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孙翔一下子涨红了脸,“不是我。虽然我承认,我讨厌叶修那个家伙,但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孙翔哼了一声,直视着肖时钦的眼睛,目光如狼。


“我才不屑。”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5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