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3]

前文戳下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序][1]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2]

[3]


若不是场景不对,肖时钦当下就差点笑出来。


还真是太平年岁养出来的孩子,无论躯体被军营磨练得多么钢筋铁骨,大脑却还是最原始的、如幼童一般的形状,脑回路笔直得堪比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银河。


这种掏心掏肺一样的自我剖白也不分时间地点场合,更不懂得瞧瞧坐在自己对面的人是谁。所谓疑邻盗斧说的不就是这个么,人家都怀疑到你头上了,你还急急忙忙地去辩解,人不是越看你越像窃贼?


傻孩子。


“好吧,我信你。”肖时钦摊手,冲着孙翔笑得温文尔雅,厚厚镜片下漂亮的凤眼弯成了月牙形,反倒让刚才还怒气冲冠的孙翔一瞬间愣了下来,抓了抓后脑勺连着“诶”了几声。


“我说,我信你。”肖时钦重复了一边,“刚才那么问是我失礼了,孙少将。”


孙翔看了他半晌,突然指着他哈哈大笑起来,整个人都仰靠在沙发上,从肖时钦的角度看过去,眼角好像都沾染了笑出来的泪花。


在阳光的折射下显得分外明亮。


“小事情你这人太逗了!突然这么严肃干嘛又不是在演三流的言情剧。”


如果不是画风不对,面对孙翔的时候肖时钦真的很想在自己额头上挂上满满当当的一排黑线,他完全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句话或者是哪个动作戳到了面前这个脑回路笔直如高速公路的大少爷奇异的笑点,而且——


“抱歉,孙少将你刚才叫我什么?”


“小事——肖时钦啊。”孙翔自然地接上话,说到一半觉得音调不对才生生掰了回来,自己低头念了几遍之后又是笑个不停。


“肖时钦你的名字和小事情很像欸!以后叫你小事情好了!”孙翔一手握拳捶在了自己另一手掌心上,“你也不要叫我孙少将啊听着好别扭,直接叫孙翔。我又不在乎这些莫名其妙完全搞不清楚的称呼。”


敢情自己自孙翔进门之后那些称呼什么的对这位爷没作用么。肖时钦忍不住想扶额,并且为自己默哀个十秒。


果然联盟内流传的“二是嘉世元帅的一大标志”这句话真不是看不惯孙翔的人故意捏造的。肖时钦想。说这话的人大概还为自己积了不少口德,这情商已经不是“二”能形容了的吧?


比起把唐昊那个生生把林敬言逼出呼啸军的家伙,这人可能还要幼稚得多。


况且称呼什么的,好吧,如果不是开始想激孙翔肖时钦也不怎么在意这种东西,但是我们两个人大概还没熟到能取外号的地步吧?


肖时钦觉得,自己人生二十多年积累下来的世界观,快被孙翔摧毁的渣渣都不剩了。

 


“咳,孙少——孙翔。”肖时钦清了清嗓子,试图把话题拉回正轨,“这就是说你同意担任叶修前辈的辩护律师了对吧。”


“对啊。”孙翔莫名其妙地看他,“不然我来找你干嘛,我应该开完例会直接回嘉世去准备年末的大练兵啊。”


现在才三月末啊孙翔同学。肖时钦腹诽了一句,然后继续说:“卷宗你看了多少?”


他决意不要与这熊孩子废话,不然他原本运行的好好地大脑迟早被这孩子扯上邪门歪路去。若是扳得回来那倒是还好,就怕是一不小心扳不回来——


肖时钦一点都不想看见雷霆因为他的失误而减员。


本就不是豪门,人丁稀少,有将才的扒拉来扒拉去也就零零碎碎地捡出那么几个,个个都是自参军之日起就被肖时钦看顾大,手把手带着交本事的。折了哪一个都是在他心口戳上一刀。


更何况王大眼和吴羽策那消息最灵通的两位不是昨日才给他们打的预防针么——战争要来了。


那就更是半点差错都容不得。


    若是自己不小心,不只是叶修前辈,自己带着雷霆都得搭进去。一波带走参谋部五分之二的江山。肖时钦心想,Y国的指挥部门如果看到这种情况估计半夜都能笑醒。


古人是说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后勤部门的作用最大。但粮草先行也得有人出谋划策不是?而且,粮草那条道,雷霆本就管去了三分之一。


但这些又不能掰开了揉碎了,如同教导戴妍琦——雷霆内定的接班人——那样细细地把利害说给这个大孩子听。


他刚才确实说了信他,这也是真心实意,半点掺不进水的。可他只信了那伪造的证据与孙翔无关这一件。其他的,就算不是孙翔做的,说句不好听的——


谁都说不准孙翔那个时候有没有在心里偷着乐。

 


“看完了。”孙翔直言不讳,“很棘手。不仅仅是法律意义上的。”


“民意?”肖时钦反应得很快。


“现在叶修那家伙在民间不能算是声名扫地,但也绝对比不得他原来的如日中天。”孙翔接着说,“如果只是单纯的要救他那这个无所谓。实力摆在那里不服来战。但是问题在于,你们为什么想要救他。”


我不清楚你们肚子里那些弯弯绕绕,但直觉告诉我,这绝对不会只是肖时钦你一个人的主意。


你。参谋部另外的四个心脏。还有韩文清。张新杰。方锐。周泽楷。江波涛大概还有别的什么我根本记不住的家伙。你们要救他。


或者说,参谋部,还有军方最大的几支军队:霸图、蓝雨、轮回、雷霆、百花、虚空。不惜自伤八百冒着可能伤害自己在军中的名声,甚至赔上一条性命的风险来找我救叶修。


究竟是为了什么?


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

 


肖时钦哑然,他之前和孙翔打交道的次数不多,第七赛季孙翔名声鹊起的时候他因为一些意外连参谋部的很少去,就连呆在雷霆都是把自己关在机房里,所以完全没有料到孙翔的直觉居然惊人的准确。


“希望他能回军部。”肖时钦掂量了一下轻重决定对半说,“叶修前辈的情况你也看到了,退役之后直接拉了个兴欣起来,如果没有这档子事叶修前辈这时候应该和兴欣一样归入军部然后复职了。公认叶修前辈还没到退役的年龄。”


“孙翔你应该懂得:不战而屈人之兵。”


这话在孙翔而言听起来就有点诛心了。这不是摆明了说他们觉得他这位继任了斗神称号的人没本事镇不住场?压不住那群天天骚扰联盟南部的那群V国人?


孙翔的脸色一时有点难看。


“不知道孙翔你有没有看过联盟最初那几年的历史。”肖时钦想了想,说道,“联盟最初的半壁江山,叶修前辈领着嘉世贡献了四分之一,后来在东南收回的领土,基本也是要归到叶修前辈的荣誉之下。”


“‘斗神’这个称呼,是民间先叫起来的。”


就算我们后辈再不甘心也不能否认这个事实。


有些人,就算你觉得他再老再没用,他也得立在那里,因为联盟初定,民众需要安心。而他们就是标志。


微草蓝雨是过度交接的顺利,继任者自己本事也大。本来嘉世也应该是这样。可是叶修前辈又被陶轩反捅一刀,嘉世交接不顺。


不管现在舆论怎么说,一旦三个月之后叶修前辈真正被处刑,起码,南部那一片的民心会乱。


孙翔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


的确挺多人说他脑子里只有“不服来战”这种高速公路一般的脑回路,但是他们大多忽略了,能走到现在这个位子,他或许脑子比较简单,用的比较少,但孙翔绝对不蠢。


内乱,然后就是民患,辅佐上外祸。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想要真正死透,还要从内部开始慢慢腐蚀。


答案呼之欲出。

 


孙翔猛地站起来。


他是斗神,是嘉世的元帅。但在这些之前,他是联盟的军人。

 


“小事情。我们现在就去拜访联盟监狱。”孙翔目光灼灼,“这件事情,我要搞清楚。”


肖时钦微笑。


成功了。

[TBC]

#老实说我觉得肖时钦一开始看二翔的心态大概有一点是在看当年的自己吧?我倒是不觉得谁是天生就懂得那么多弯弯绕绕的,一开始一般都是简单的和白纸一样的。我个人坚信即使是作为四大心脏之一的肖队当年一定也有过傻白甜的岁月,然后被磨着磨着才变成了现在的心脏。

#现在小事情还处于不完全信任二翔的状况……二翔你任重而道远,蠢LO主也是/////已经脑补到二十多章了但是我的手速和强迫症……【二十多章非剧透性内容在[2]的评论里……如果有人看了不要回来打我!】

#接下来几章可能比较枯燥因为都是案例分析什么的……蠢LO努力不把这个写枯燥QWQ起码枯燥的同时也要让这两孩子有所进展才对得我OTZ


评论 ( 5 )
热度 ( 5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