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4]

前文戳下面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序][1]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2]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3]

[4]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跟着孙翔去,而孙翔现在明面上还是陶轩那一边的人的原因,肖时钦感觉他们提交的会面申请通过的非常快。早上才交上去的东西,居然下午就得到了批复,让他们明早八点去联盟监狱与叶修会面。


以同僚的身份。


这个是由肖时钦提出来的。本来孙翔意图直接在申请书上写“以辩护律师的身份”,肖时钦却一把将纸夺了过去,大笔一挥改成了“同僚”。


这样比较方便。肖时钦是这么和孙翔解释的。


然后他看到了这死孩子明显写着“一头雾水”的眼神,于是他在孙翔准备开口前,就赶着用自己塞在办公桌里的那包饼干——鬼知道是猴年马月放进去的,横竖吃不死他——把孙翔的问题堵回了肚子里。


这孩子是起点太高知世事疾苦。以律师的身份去你就只是律师,陶轩那么严密的看守下你指望能问出一点什么来?就算叶修前辈是用打暗号的方式,他真的不能确定孙翔能看懂多少。


但以同僚的身份去就好办多了。陶轩再恨叶修恨得牙痒痒得也不可能给叶修搞一个斩立决或者是直接在狱中就一杯毒酒了解,该走的程序还是要走。那些监狱看守就算得了陶轩的交代,他一个联盟中将雷霆元帅,再搭上一个嘉世元帅联盟少将,还会吓唬不了那些看守?


肖时钦轻哼了一生,后仰在椅背上。


得了吧,这话说出去虚空双鬼都不信。

 


第二天肖时钦刚晨练回来就远远地瞅见了孙翔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肖时钦摩挲着刚刮过的下巴打量他。这次倒是没穿作训服了,听了他的话整整齐齐地套上常服,这死孩子长得好,剑眉星目的,配上军绿色的常服格外的衬他,整个人英姿勃发,满满的都是年轻人才有的那种精神气,可惜脸上还残存着几丝稚气和婴儿肥——想想也应该,他才二十一,又赶上了联盟最和平的这些年,没上过战场沾过血,如同一把尚未出鞘的宝剑。


“小事情!”孙翔显然也看到了他,还离着大老远就开口交换,惹得站岗的卫兵频频侧目。


“小事情你才晨练完?”孙翔看着肖时钦的打扮,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这都几点了。


“七点快四刻。时间还够。而且这个才是联盟规定的晨练结束的时间。”孙翔同学你那种凌晨四点就爬起来折腾到七点的才是精力过剩的怪胎好吗,别拿你的标准来衡量我这个老胳膊老腿的老人家啊孙翔同学。


“先不招呼你了。我去收拾一下,给我五分钟。”肖时钦把孙翔领到会客室,帮他倒了杯水,客套道,“请自便。”

 


肖时钦一贯准时,虽然没有霸图的参谋长张新杰那么夸张的精确到秒,但当时针指向五刻的时候,肖时钦也打理好了站在孙翔面前。其时孙翔正低头玩着肖时钦贴身带了十几年的那串一百零八颗的小叶紫檀——刚才晨练时因为不能沾汗才褪下来包好了放办公桌上的——天知道这祖宗怎么发现的。


“欸小事情你好准时。参谋部呆久的原因吗。”孙翔感觉到有人接近,料想是肖时钦便侧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而后站起身,看向抱着一叠整理好的卷宗的肖时钦,“走了?这珠子你戴不戴。”


肖时钦点头,而后示意孙翔把那串珠子交给他,不想孙翔却忽地窜到他跟前——


“欸小事情你抱着这堆东西怎么弄啊我帮你带吧。”


然后不由分说就执起肖时钦的手,解了他袖口,低头一圈一圈仔细的绕了上去。


肖时钦楞了一下,没赶上拒绝的好时机,索性也就由着孙翔帮他弄。孙翔比他高了一点,此时低下头,肖时钦刚好能看到他的板寸——八成是图省事,这头都快变成光头了,此时刚长出了一点,看过去毛茸茸的。


摸起来手感大概会像摸猫的脑袋吧。肖时钦的思绪不由乱飘。不由自主的就抬手揉了揉孙翔的脑袋。


“好了,可以走了——诶诶诶小事情你干嘛?!”孙翔给肖时钦绕完手串之后又好好的把袖扣扣了回去——难为他还记得这个,肖时钦后来想——突然觉得自己头顶覆上了什么温温热热的东西,发现是肖时钦的手掌之后,登时就吓了一跳。


“抱……抱歉。”肖时钦歉然,把手收回身侧,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神使鬼差地就伸手去揉孙翔的脑袋,这种不经大脑的行为分明不是他平时的风格。他不知道怎么解释,两人之间的气氛一时有点尴尬,他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时间差不多了,走吧。”


孙翔点头,什么也没说就乖乖跟上了肖时钦的脚步,耳根不自觉地有点泛红。

 


乘车的时候两人不知是不是受了刚才的影响,一时无话,车中气氛沉默到连孙翔都察觉得到,想要说点什么来调节气氛。


“呃……我说小事情,你为什么一直戴着那串珠子啊?感觉麻烦死了,你信这个?”孙翔斟酌着挑了一个最安全的话题,毕竟,肖时钦那串不离身的手珠在联盟中就和肖时钦变化多端的战术一样出,他好奇好奇也是理所应当的。


“不信。”肖时钦语气听不出什么明显的情绪。


“那小事情你天天带着图什么啊。不麻烦?”


“求个心安。”肖时钦垂下眼睑,摩挲着袖子的边缘,“玩战术总会怕一不小心就把自己玩进去了。造孽太多,挡挡灾。”


孙翔不知要接什么,肖时钦说的很直白,但他感觉又太过直白,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盘根交错如同千年老树深入地下的根。


“到了。下车吧。”肖时钦开口的同时车也稳稳地停在监狱的门口。


“孙翔少将。”


[TBC]

#过渡章,大概作用就是刷一下这两孩子的感情线。但主要还是写一点和肖队有关的东西吧。比较少请见谅


#接下来几天蠢LO去厦门,不能日更,回来恢复。感谢看文和评论的各位!

评论 ( 8 )
热度 ( 7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