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5]

蠢LO回家先睡了十几个小时OTZ……累趴了。抱歉这么晚更^_^蛋包饭下一张是喻黄再下一张韩张等我明天打个手稿_(:_」∠)_剧透韩张那里有某个霸图队员的动物化设定(*/ω\*)

#这次我得提前来个说明【躺】文中二翔的观点和他的背景有关啦这个会涉及剧透所以不先说,但是二翔的观点只是文章需要【躺】这只蠢LO的观点和二翔背道而驰。以及对的那个某个人是叶修他家CP,至于是谁,你们猜/////

前文戳下面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序][1]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2]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3]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4]


[5]

 

在肖时钦看来,联盟建立之后大概改善最多的就是监狱的环境了,虽然还是挺糟糕,但是较联盟建立前各势力争霸时的监狱比起来,不知道要好了多少。


不过叶修在民间的名声还要考虑进去吧,肖时钦放任思维不受控制的散发出去,如果是太糟糕的情况,一不小心被媒体披露出去,就算扳倒了叶修,他这个军部二把手也别妄想再往上走了。


这么对待嘉世的前元帅,联盟的功臣,甚至曾经间接助自己上位的人,谁不心寒?以后哪个还敢替他卖命?


“到了。”带领他们的士兵之一开了门锁,转身朝他们一敬礼,侧身让孙翔和小时起进去后,他们两人也作势准备跟进去。


“你们两个。”走在孙翔身后的肖时钦回身抬手挡了他们一下,“站外面守着就好。”


“肖中将,这是陶部长的命令。我们无权违背。”


陶轩的人,肖时钦瞬间明白了当下的情况,刚想看口,余光就瞥见孙翔走回了他身侧。


这死孩子是想干什么?肖时钦心下一紧。


“怎么,雷霆主帅联盟中将的命令你们都能不听?”孙翔一开口这语调,八分的嘲讽并着两分的寒意,倒不怎么像平日里他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孩子样,“我记得军部并不能插手这块的事情对吧?联盟律中怎么说来着的?”


滥用职权者,越权行事者,撤职,刑期三年至五年不等,而听其命令行事者,二级处分,禁闭一月。


你们想试试吗?


两人忽觉得背后爬上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分明是三月末的季节,却冻得堪比隆冬。


“可是……陶部长那里……”胆子比较大的那个畏畏缩缩的开口。


“回去告诉陶轩,这事他管不着,这是军部的职责范围。出了什么事我孙翔一力承当就是。”孙翔似笑非笑,“你们再这么拖下去,就帮我给陶轩带句话,‘最近的事不用谈了’。”


到时候如果陶轩发怒,后果你们承担的起么。


“是!”两位士兵一凛,立刻退出门外,还细心的关上了门。

 


孙翔似笑非笑的表情在门关上之后就挂不住了,一下就变成了平日里肖时钦最常看到的那种阳光灿烂的弧度,整个人都差点直接挂肖时钦身上了。


“小事情我刚才有没有很帅!”


肖时钦心里默默扶额,亏他刚才还以为这孩子一瞬间突然长大了,没想到只是做做样子来吓人的。


“哟哟哟,我说二翔啊,你这尾巴都要具象化了,稍微端着一点行不行,人小肖是老实孩子,对付不了你这种大型哈士奇。”肖时钦还没开口回答,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如即往嘲讽感满点的声音。


天呐。


肖时钦在听到这声音的时候心里立时就冒出了这两个字。


自己居然忘了这还有个叶修。联盟里几个不知道现任斗神一看到自己前辈就只剩下炸毛的份,偏偏那位老不修的前辈还分外乐意撩拨他玩。


“靠——!叶修你说谁哈士奇啊!”果然,又炸了。


“不就在这里么。自己看看啊。”


“叶修你——”孙翔话还没说完就被肖时钦开口打断——


“叶修前辈早。”


然后他看见那个穿着囚服,头发乱糟糟的,正叼着根烟靠在墙上的男人抬手朝他们挥了挥——

“哟,小肖。”

 


叶修,很长一段时间世人都称他为“叶秋”。联盟元帅及缔造者之一,嘉世元帅,四大战术师之一,联盟初年平定了荣耀国南方,后几年中夺回因荣耀国长期内乱而被外国趁机占领的大小城市无数,被人们尊为“斗神”。


这个是官方对于叶修的记录。


但是对于和叶修共事过,或者正在和叶修共事的军官,无论军衔的高低,对他的评价都可以借用蓝雨军某位在叶修组建兴欣期间意外和其打过交道的许姓排长的话——


这人放游戏里就是个脸T。拉仇恨的能力杠杠的。


而且没个正形——若是联盟另外一位元帅霸图韩文清来处置叶修,大概会先把他拉出去站三个月军姿给他上上规矩。


但肖时钦却一直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


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连参谋部集体商讨布防的时候也不忘记开嘲讽,每每都能撩起在场各位的火气。但却意外的宠辱不惊,即使被迫退役,入得牢房,仍是同往常无异。不分场合和自己处境的嗜烟,蓝雨的黄少天就曾公开吐槽过——


“人家是有子万事足,老叶你是有烟万事足。”


比如现在——

“来看哥二翔你也不知道带条烟啊。”叶修摇摇头,“说你二还是真二啊,啧啧啧,亏你还承了哥的名号职务,怎么也算的上半个传人吧,一点智商都没有啊。”


“草草草叶修你滚一边去。”孙翔气结。这人还需要辩护律师吗,上法庭之后他自己上就能成功的气晕法官和陪审团吧。


“叶修前辈。”肖时钦倒是从口袋里摸出了一盒未开过封的烟递了过去,“门口有士兵,审查太严带不了太多。文州说明天会换下一个看守,从他们蓝雨那塞一个人进来。”


叶修乐呵呵的接过,瞧了一眼就顺手抄进口袋,继续叼着他那半根烟含混不清的开口道:“欸还是小肖懂得体谅老人家啊,二翔你多学学,学学。小肖这二货就劳烦你多看顾着点啊。”随后他也不理会孙翔火冒三丈的嚷嚷和肖时钦的打圆场,冲着孙翔抬抬头,慢悠悠地道,“二翔啊,你进门时让守卫带的话,说什么呢。”


孙翔沉默了挺久,久到肖时钦都忍不住拿眼角余光去瞅他,想要开口圆回这个场。


“他问我借嘉世南部运粮道水陆空三部分的管辖权。”


“卧槽!”叶修都忍不住爆了个粗口,刚夹在指间的烟都抖了一下,“老陶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哈,这东西要是披露出去他离完蛋也不远了。二翔你没蠢到这份上吧。”


“能滚多远滚多远去。”孙翔一提起这件事就窝火,“陶轩这人他妈就是有病。不对,所有的政治家都他妈的有病。”


将士们在前方拼死拼活的打仗,他们在后方歌舞升平勾心斗角,甚至在战争一开始就商讨好了利益的划分。


就像他小时候听大人骂的——


政治家就是一群打着“为国为民”旗号的,蝗虫。


“二翔小孩子别那么冲动。”叶修问肖时钦借了个火,听孙翔说完之后慢悠悠地吐了个烟圈,开口道,“他们要真只是蝗虫,你当哥还肯坐在这里任他们摆布?”


政治家存在,必然有他们的理由,和存在的价值。


你只看到前方将士的流血流泪,是,这个和大后方比起来的确让人心寒。


但是二翔,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拼死拼活是为了什么。


为金钱?为利益?为荣耀?


算了吧算了吧,人张新杰、喻文州,哦还有因伤退役的孙哲平,哪个不是出生于荣耀国延绵百年的豪门贵族,这些他们能稀罕?还要他们来军队血里来火里去,冒着生命危险真刀真枪的去拼去打?


且不说他们,就说小肖还有我们兴欣的罗辑。他们去当个科研人员或者学者,获得的名利都不会输给他从军队得到的,甚至风险和阻碍还更小,他是吃错了药才来从军?


叶修狠狠吸了口烟,慢悠悠地笑——


不说别人,二翔你又是为什么要从军?

 


为什么参军?


孙翔冷哼了一声:“这还要问?”


往大了说是希望国家安定,百姓平安,往小了说——


谁没那么点私心想要护得重视的人一生平安不遇战火呢。


荣耀?得了吧得了吧,个人的名誉和荣耀,他们这些人放在其他领域也是个个拔尖,这个绝对不会少,可他们选择了军队。


因为于他们看来,最大的荣耀是守护那一片国泰民安,是永远不让自家人清早打开窗就看见坦克开上街道,不用担心随时可能飞落的炸弹而惶惶不可终日。


除此之外,别无他求。

 


“所以啊,二翔。”叶修拿烟敲敲床沿,“政治家不能没有。”


军人政治不能要。


你看古时候的大秦帝国覆灭,军人政治这个因素就占了一大半。


搞民生,搞经济,折腾外交和那些外国佬打笔仗打嘴仗,靠的都得是政治家。


这是他们的能耐。


况且,如果在他们手上把这个国家给搞破了搞衰了,他们也没好处。


汗青昭昭,众口悠悠,能放过他们?


“小肖你说是吧?”

 


“子曰,以德为政,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肖时钦推推眼镜,“叶修前辈说得对。”


军人存在的意义是护国,政治家存在的意义是安民。谁都越不过谁去,谁也不能挟制谁。

 


不然你们试试让老韩去管民生外交?


叶修在联盟初年讨论要不要选举联盟主席的会议上这么表态。

 


“所以啊,小肖二翔,我决定的事情就是决定了。”


所以你们不要劝我上诉。


上诉,庭审中所使用的证据必然得对民众公开,这也意味着,国外的情报部门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获得一些保密程度相当高的文件。


撇开这些不提,到时候,无论是赢是输,都是一次舆论和民众三观的大地震,这个结果,你们承担的起?


联盟还有老韩,参谋部还有肖时钦你和另外三个混蛋镇着,嘉世军——二翔二归二,但是原则还有战斗能力军中威信,一个都不会输。


所以你们也别穷折腾了,你们在,老子还担心个屁。


你们能保住联盟。

 


叶修吐了口烟,烟雾登时笼在了他眼前,晃晃悠悠地上升,他眯着眼睛,盯着那一片白雾笑。


就是终究要对不住某个人啊。


[TBC]

抱歉这个蠢喵又爆字数拖剧情了【扶额】……这么下去下一个破万估计也不远了。到时候来个你们点梗和CP的福利吧,不知道有人要么/////


评论 ( 15 )
热度 ( 2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