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6]

前文戳下面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序][1]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2]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3]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4]

《Hero's theme》【第一卷·朱蒂提亚的天平与长剑】[5]


#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想写孙肖虐……

↑↑↑↑↑

所以为了满足这个蠢LO的心情我明天就多刷一篇吧【躺】所以这里不会更太多字……因为还有吃货手札和三次元的欠债……

[6]


“叶修你他妈就是作。”孙翔被叶修漫不经心的表情和最后那句话撩的怒火中烧。


什么叫“你们在我放心”?你他妈的当自己是谁呢。


该自己担着的责任就给我踏踏实实的拿回去,我们谁也没那个义务没那个责任帮你去耕那一亩三分地。


就是真觉得自己不行了带不动兵了,你他妈也给我老老实实的会联盟带着兴欣去打年末的大练兵,然后等着老子堂堂正正在场子上把你收拾干净。


我管你心里有哪些弯弯绕绕千回百转,你当初在训练场上怎么训我的来着?

 


“二翔啊。”彼时叶修用千机伞支着地,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地倒在地上的孙翔,“我一早就教过你了,荣耀不是炫耀。”你当年末的大练兵就是让你逞凶斗狠去抢那么一个联盟第一耀武扬威用的?要一直这么觉得你不如早早退了联盟去当雇#佣#兵得了,联盟供不起你这尊大佛。


“这句话你倒是听进去长进了一点,那哥现在再送你一句——”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事。”

 


孙翔几乎想要冲上去揪着叶修的领子就揍他,却在动手之前就感觉自己的左手被一股温和的力道给压制住,他心下明白这是肖时钦暗示他要冷静,也就乖乖的止住了动作。


“你当初都能这么教训我,那叶不修你他妈现在干的是人事吗?!”


你当你是什么?孤胆英雄?殉国勇士?还是不计个人名利得失一切为了他人的伟人?


这他妈的就是作。


叶修我告诉你,你要是不上诉,汗青昭昭众口悠悠淹死逼死那些蝗虫之前,先坑死的就是你。你当这就不是民众的三观地震?你让那些现在还为你说话的人如何自处?


你当陶轩扳倒了你一个人之后他的胃口就能填满,我们往荣耀的路上就一帆风顺了?


他们总说我二,但他妈我看这里最蠢的人就是你!

 


“你以为陶轩为什么要那个管辖权?!”

 


“得了。二翔你闭嘴。”叶修状似不耐的挥挥手。


二翔你有没有想过,不上诉,折的是我一个人,横竖我退役也几年现在争议也这么大了,也就是留给千百年后的历史学家一道折腾不清楚的难题,南部的嘉世,二翔你觉得你压不住?陶轩那要求你可能答应?


要是你达不到要求,当初我也不可能那么简单的就同意退位。


但如果上诉不成呢?

 


“把我和孙翔两个,还有整个参谋部,加上霸图、蓝雨、轮回、虚空的其余主帅一起搭进去。”肖时钦接话。


“小肖你是个聪明人。所以就别跟着二翔不管不顾的一个劲往前冲了。太蠢。”


“蠢不蠢也不是前辈说了算。先不说这个。”肖时钦温温和和的笑了一下,也不顾孙翔一下子加大的手劲和诧异的眼神,硬拉着孙翔在叶修对面坐了,“既然是来探望前辈总说这些也不好是吧?”


肖时钦微一欠身,扯开话题:“世皆言荣耀帝国衰亡始于兵乱,前辈认为呢?”


“兵乱只是最后一根稻草,源头还是毒(孙肖)品。”


“贩(孙肖)毒如何量(孙肖)刑?”


叶修愣了一下,笑开:“小肖你个学法的还问我这个。逗我玩啊。”


“没什么。”肖时钦垂睫,白皙的手指摩挲着袖口,“只是觉得私事上我和前辈大抵没什么好说的,外面的情况上次新杰来大概也与你说了个够,也就随口扯些东西来问问了。哦对了,那盒烟是张佳乐前辈带给我的,说是他回老家探亲的时候和邹远蹭的百花那里的特产,比较温。”


“既然没得谈了,我和孙翔也就不叨扰了。后天之前前辈如果改了主意,就让文州塞进来的那个狱警给我们带个消息。”肖时钦拉着孙翔起身,说完话就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走,开门之前似是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叶修小肖,抬起自己的左手给叶修看,“前辈,左袖口的线,松了。如果沐橙来你就让她给你弄弄,这个她常做了吧?”

 


肖时钦和孙翔两人出去之后,叶修拆了那包肖时钦给他带的烟,没点着,就是夹在指间,自己仰头闭眼靠在墙上闭目沉思了一会儿。不久后又把烟放在鼻子底下嗅嗅,像是不满意一样地皱了皱眉,索性直接撕了烟的外衣,拨弄了几下烟(孙肖)草,托在掌心里放在鼻下。眼睛蓦然睁大。


哈。叶修苦笑,这孩子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脑海里回马灯一样地闪过肖时钦刚才摩挲袖口的画面。


三次长时间地摩挲袖口,停顿,又照之前那样来了一下。


循环了三次。


摩(孙肖)斯(孙肖)码,亏他还是以细心闻名的战术大师,明知这里有监(孙肖)控有人盯着,还这么大胆,薄(孙肖)码也不懂的要打一层。叶修摇摇头——

都是心脏堆了混久被带坏了的。小肖啊,明晃晃的鄙视人家的智商可不好啊。


三长对应字母“O”,停顿后的那一长对应字母“T”。


OT——Old timer,老手。


至于那个据说是百花特产的烟八成也是扯淡,不过来源地弄不好还真是张佳乐和百花城,那种烟草味他曾经试过一根——从孙哲平那里蹭的,那时候他刚横挑了繁花血景,孙哲平不忿,窝吸烟室吸烟却恰好和他撞上,不过那点奇特的酸味。


真是不巧啊,当年在嘉世城的时候叶修就曾下令禁(孙肖)毒,查获毒(孙肖)品全部销毁。那点味道还是熟悉的——

海(孙肖)洛(孙肖)因。


能把这种联盟严禁的东西塞到烟里面准备在市场流通的人也真是有本事啊。


还有莫名被提到的沐橙,这丫头的职业不是枪炮手么——枪(孙肖)炮,熟手。


啧,暗示哥军(孙肖)火贩子是老手而且八成和贩(孙肖)毒的还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甚至可能就是同一个人。而二翔在一开始没心没肺说到的和陶轩的纷争也是对了肖时钦的胃口,他才能放任那二货胡扯呢。


逼哥上诉呢这是。


叶修把那根拆了的烟塞回烟盒,把原来那根抽了一半的烟又叼了起来。


那就如他们愿呗。折腾到这个地步,就已经不是普通毒(孙肖)贩的小打小闹了,联盟内部怕是出现了真正的内(孙肖)鬼。


叶修笑容渐渐隐去。


这个差点被毒(孙肖)品毁掉的国家,不可以重蹈覆辙。你们要做什么就来呗来呗,大不了,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休想毁掉这个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地方。


[TBC]

#下章终于可以正经的只刷这两个小孩了好高兴!!! @YIZ 

这次提交一直有敏感词我要神经病了!!!!!!!



评论 ( 8 )
热度 ( 6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