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张】《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1]

《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1]


*法学院paro,具体背设别深究,东西混杂


*一刷韩张,带一点点双花,方王,黄喻,孙肖,还有不虐的伞修,带的CP以后会有独立的篇目


*作者怨念深重几近实体化,慎

下次更新11月7号o( =•ω•= )m

[1]
       接新这事本是轮不到韩文清头上的,一是没必要,二是也没人敢。

       他们大二这届甫一入学,韩文清那不怒自威的长相和气势不知惊到了多少同届新生和师兄师姐,面学生会的纪检部的时候,当年的纪检部长再被他气势震了之后就和捡了个宝似的,入部后大小事都让他去做,大有培养接班人的意思。

       主席团和干事们平日里都是连声叫好,只道是老天心疼他们院这几年不容易,就放了几个妖人下来收收那些魑魅魍魉妖魔鬼怪,顺带给自家学院长长威风。

    但迎新的时候众人就犯了难,这事按理来说学生会大二的都得去,可韩文清那气势一震在那,几个新生敢上前报名的?

       那有啥。同届的几座大佛之一的叶修叼着根烟,吊儿郎当地开了口,就当顺带给纪检面新呗。看到主动来找老韩这块的就直接拉进部好了。

       众人了然。

       于是,招新当日,学生会大二的几尊大佛就大剌剌地占了体育馆前迎新点中最好的位置,三四个帐篷一铺排过去,在炙热的阳光下异常惹眼。


       也不能怪他们院霸道,只是大二中说的上话的几个都是这风格,况且虽然十几年前并校,但他们院好歹也是法学五院四系中排的上号的,学校重点学科不带他们玩都觉得少了点什么。


       不过也愣是怪事,法学院四个帐篷,一个负责发东西,另外三个都是注册点,偏偏有一个帐篷前人少之又少。


       啧,老韩,威慑力不减啊。看来这届的治安我们也不用操心了。叶修拎着瓶刚从小卖部冰箱里捞出来的冰水,晃晃悠悠地往这里走过来。


       韩文清一个眼刀飞过去。


       这换是别人早该跪地山呼大王饶命了,偏叶修是法学院上下四届乃至整个学校里罕有的不怕韩文清的人,依旧是那么个吊儿郎当的模样,笑得越发的贱。


       正说话间看一个廋高的男生走过来自己往一边拿了份新生手册,喊了声学长把手里的录取通知书递给了韩文清。


        一瞬间不只叶修,连带着韩文清都愣了一下,才接过那东西照规矩扫条码注册。一边的叶修却是不干了,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的把这孩子跟扫二维码一样的扫了几遍,大有瞧见外星人临空而来的感觉。


       换是常人给叶部长这么扫一下不起一声鸡皮疙瘩也得皱眉疑惑这学长的脑袋构成,如果再小心害羞内向点的,比如两年之后的乔一帆,还得担心一下自己是不是不小心撞了这奇怪学长的哪个忌讳。偏这男生连眉头都没动一下,清清冷冷的模样,半分情绪也不漏。


       哬,这孩子,有意思。


      于是叶部长扫了眼录取通知上的名字,笑眯眯地去勾搭。


      张新杰?欸你哪个专业的?


       大法05。张新杰半个字都不打岔的蹦了回答出来。


       居然不是老韩你直系的师弟?叶部长摇摇头再摇摇头,可惜了可惜。然后转头去调戏那人。


       当年报志愿怎么不报刑法方向。


       学长你的意思……?


       张新杰话没说完就被叶修摆着手打断。得得得别喊学长,这给上几届中古板点的听到了能念得你耳朵起茧子,喊师兄。


      “师兄为什么为我这个。”张新杰倒是半个疑问都没就从善如流问改了称呼。


       叶修笑,拍着韩文清的肩膀和张新杰说这位帮你弄注册的韩文清师兄是刑法方向的,缺个小弟,我觉得你挺合适的,不是刑法方向的没办法,但考不考虑来纪检部瞅瞅?包让你进哈。然后被韩文清一掌把手拍了下去,然后转头把一份材料推到张新杰面前让他签个字。


       张新杰从书包侧边袋摸了根水笔出来,看看又先把笔放一边,把材料几张纸码齐了才往上头签字。然后对叶修和韩文清略以颔首算是说了声再见,拖着箱子往宿舍楼过去。

 


       学校里一直有句话,大概意思就是说法学院出怪胎。原句的出处早就不可考了,但是可信度却一直挺高。强行要求喊师兄师姐而不能喊学长学姐的传统也就独此一家再无分号,说是传统老派的法学院注重传承。而且从教授到弟子都罕有几个常人,学校里面数得上的几个灭绝师太大多是婚姻法的大牛,整个学校的四大名挂都给占齐活了,弟子中得了教授真传的也多,往上了说是好几对院内消化的情侣很长一段时间的约会都是互背法条这种令人发指真实度待定的传闻暂且不论,但是在读的这些学生中,大法的叶修是出了名的张扬又带嘲讽,同专业的张佳乐倒是好一点,但是周身的气质和小辫直让人以为他是中文系过来串门玩的,偏偏此君学术能力毫不含糊,学生会的学术部内定的下一任管家。带着民商的林敬言和经济法的方士谦又是一顶一的公关好手,外联拉赞助,再神奇的事也都难不倒他们,生的儒雅,特别是林敬言,疑是走错了时空。


       老实说当时接新的时候任谁都想不到这届新生能出这么多的魑魅魍魉,妖气十足,在学校里浪得实打实的。


       民商黏糊地如同连体婴的黄少天和喻文州,据说前者是话痨后者却是出了名了慢性子,天知道他们是怎么对上眼的。


       外法的那看着斯斯文文、和张新杰还有几分像的肖时钦。


       法制此后四年的传奇楚云秀报名时倒是和大法的苏沐橙一起来的,两大女神养眼的很。过后一年还要带上一个外法家的戴妍琦。


       方士谦的此后的直系经济法师弟王杰希此时倒是还在会院的地盘上,只消得半学期之后转系,经济法专业的魔术师便是能够全校出名。


       若是此时他们这些人里谁有了上帝的视角,估计都得笑眯眯地寻一个铜锣敲一敲。


       好戏开锣了,客官,赏个脸?



——————

其实学校的原型在那里读过书的人都挺容易猜到的^_^


评论
热度 ( 29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