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偏心的谈一谈方孟韦同学(上)

当年看到小方问爹你呢的时候我就彻底沦陷了_(√ ζ ε:)_
北平首播的时候第一眼看上kkw实在小方第一次出场_(√ ζ ε:)_实在是,太戳我心QWQ然后在大闹五人小组的时候就沉入kkw这个坑里出不来。
但是也是从大闹五人小组开始我开始思考方孟韦这个角色。
因为我一贯看电视剧是不带脑子的(平常看书看人已经很累了电视剧就不想思考了),所以之前我看小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孝顺」「颜好」「耿直」「兄控」以及「有正义感」这样。
但是大闹五人小组这种事情,再耿直也干不出来。这事做起来是要带脑的。
……
手机懒得打了orz总之小方是我白月光。

隔山灯火:

转回来一天看三遍。


一个特别爱自由,特别重视个体选择的枪!光芒万丈!


北平是一部容量很大,很值得讨论的剧,小方也是,说得没您好我就不多说了(主要是饭还没来饿了),谈到圆明园那一段真是太细致动人啦,爱你!


家庭真是最复杂的组成体,每个家庭都有它维持和运行的规则,抛开时代背景,其实身边也有很多类似的例子。想起我一个好朋友,父母对她关怀备至如同大姐对小明,什么都不用自己做,但是在人生的每个路口,每次涉及到重要选择的时候,偷着改高考志愿、干涉选专业选工作,每一件,全都不会站在她身边。


所以说起亏欠的问题,我一直不觉得穿衣吃饭称呼照片是亏欠的表现,而在于在人生的大方向上,这个家有没有给你选择的自由。阿诚哥其实很幸运,他读了想读的书,走了自己想走的路,成为了自己想成为的人。虽然我只会写关于小方的卖萌文,但是只要你想看,会一直写下去的呀,因为初衷是让小方能够有自由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




另外强行插一发安利,都去看 @穷蝉 太太的《戎策树书》啊!


正剧向最正最好的小方了!


虽然不更了。




楼总别开枪是我:



好久没有认真说相声了,亲爱的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了!


我亲爱的灯灯老师写了萌x10000的端走小方,又写了住在隔壁的然方,作为一个方吹,简直可以上天!


最近重新复习了北平,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了起来。我一直觉得,好的作品总是常看常新的,刘和平老师是我非常喜欢的编剧,北平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山影剧,所以在对着灯灯老师嚎叫了好多天之后,我终于决定要来好好写一写小方!


我一直觉得,人物分析是非常难搞的一件事儿,主要是对于同一样本素材,每个人看到的重点不一样,理解的深度不一样,所以认识的人物也不一样。


所以,这将是一篇非常非常主观、自私、方吹视角的爽评(这里爽评的意思是指——我爽就好)。鉴于此,请谨慎下拉!


给你们最后三秒钟点X的时间!






!




和大多数人一样,我也认为小方是一个好孩子。


首先,他长得帅(……


大家都说小方像白月光,纯净清澈,心无城府。


这个角色戏份不算重,但却从第一集第一场戏开始一路贯穿到结尾几乎每集都有镜头。而在这么漫长却越来越波云诡谲的局势之中,小方从始至终都只有一重身份,一张面孔,一颗真心。


就像何教授对他说的第一句台词:“孩子,看看你们,再看看里面这些孩子,都是孩子……”很贴切,在我看来,小方虽然已经20多岁了,但却始终拥有如同孩子一样的赤子之心。你很容易从他的行为和言语中看出他的情绪。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不隐忍,不压抑,而是对比其他人诸如姑父,孝玉,梁教授,孙秘书……小方的压抑和隐忍更多的是对于自身情感的克制和妥协,也不知道究竟是他更幸福些,还是那些大人更幸福些。




然而除了这样十分明显的帅(……明亮清澈,小方还有很多其他的性格特征,比如说聪明。


我认为,小方是有智慧的,他的耿直和冲动甚至被他当做了可利用的手段。因此,纸巾老师说他出场就是救场,怒闯五人小组,逼问马汉山,枪指徐铁英,每一次都确实成功的打破了僵局。


然而这种聪明却并不应该被高估。


这就是我一直觉得深埋在小方性格里的另一个特点——冲动。


这种冲动并不是坏事儿,或者说在他这个年纪,这种处境下,这种冲动甚至可能已经成为一个本能。怒闯五人小组,逼问马汉山,枪指徐铁英,都是小方在情绪极度愤怒的情况下进行的。根据后续剧情我们可以觉得他的行为确实有效,但是平胸而论,这真的是最好的方法么?


小方的行为,从来没有给自己留下过后招。这,对于他这个级别的官员说,几乎是致命的。


怒闯五人组的时候,小方说自己来这一趟,就做好了上军事法庭的准备;逼问马汉山的时候,用上了膛的枪,马汉山最后说“你一个20多岁的命换我一个50多岁的,不值啊!”;枪指徐铁英,如果不是徐铁英妥协,后果会是怎样;甚至到了最后,小方与方毛在机场交底时说“徐王孙三人决不能活着离开北平,交给我。”一个区区靠关系背景当上的副局长的人,似乎想要自己去杀掉校长和建峰两边都最得意和看中的官员,可能想到的方法只有一个——豁出命去杀。


小方的每一次行动,都有一种壮士断腕的气势,是因为他真的做好了砍手的准备,就是拼了命扳回来。这时候就应该上楼总和诚哥的教程了:“你有几条命?”


是的,这种思维方式是错误的,是不可取的。没有周全的计划和后招的情况下,盲目蛮干而成功的可能是运气好,或者说靠山牢!当然这并不是小方的错啦(摸摸小方。我只是觉得,刘老师之所以要这样塑造这个角色,大概也是为了凸显出他勇敢却也青涩的一面吧。


不过,我们小方还是很聪明的,你看最后都没有人告诉他他都猜出姑爹和方毛都是共产党了,这点比方爹强!小方不哭,小方乖(亲亲~




除此之外,小方还有的就是善良。


纸巾老师说他看得懂世态炎凉,却从未放弃善良。


从三青团到中央党部,从小时候经历战乱到长大了亲历75,小方对于这个戡乱救国的党国命令,应该是看得透彻。所以,小方一直在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和帮助这些手无寸铁的流亡学生。就如同木兰在那个清晨的圆明园里说的“小哥不肯向学生开枪,还偷偷放开一条路让好些学生跑了……”这倒确实是小方会做的事儿。同时在之后的学潮中,面对来自陈继承的武力镇压命令,无法阻止的小方选择端起了枪瞄准对面的最高指挥官(一边感动一边又想骂他一顿,这又是豁出命去拼的做法啊!!还好对方显怂了……吓死宝宝了)




而说道善良,又不得不继续往深里说一下小方和方毛的差别,或者说我觉得这是刘老师故意留下的线索,意图表现CCP和KMT的不同(当然也可能是我想多了……)


怒闯五人组的时候,小方扔了手套冲徐铁英吼:“我们守着的是1000吨粮食么?那是1000吨火药!”当时没有人说话,而到发粮的时候,方毛却对小方说:“这1000吨粮食只是粮食,不是什么火药。这些学生都是我们的同胞,也不是火药。”


仔细思考一下会发现这段话很有意思。


小方和方毛对学生,或者说对北平的百姓的认知是不一样的。


小方一直在家里生活,吃的是面包西餐,干的是暴力机关,当的算是有权的小官。所以,他并没有也不能将北平一百七十万民众与自己放在同一个水平线上去看待,在他的年纪和阅历里,这是很正常的,我们并不能苛责他。他对待学生的态度,是同情,这没错,甚至可以说很好,因为从始至终小方都是一个本性善良的好孩子,他保护学生,同情他们,一直照顾崔婶,给吃的给钱(还是私房钱!小家伙有出息啊!)然而着一切都依然止步于善良。在小方的眼里和心里,除了同情之外,他依然觉得这一万多学生是棘手的差事,会闹事,会捣乱,他要保护他们,但同时又觉得他们是大麻烦。


而方毛则不同,他虽然雪茄红酒,却一直与最底层的士兵一起生活和战斗,飞过尸骨累累的驼峰航线,不回家的时候大概都跟士兵一起凉水饼干。他选择了CCP,因此他从心底里认同这些学生与同样受苦受难的北平民众,在他心里他们不是麻烦,而是同胞。这就不仅仅只是善良和同情所能够涵盖的,这是一种悲悯的普世情怀,是可以为之共同进退,为之奋斗和牺牲的信仰。(多嘴一句,这也是为什么我特别佩服楼总的原因,和小方差不多的家世背景却能自主选择CCP,简直太棒了)


崔叔之死之后,学生包围傅作义的宅邸,要求严惩马汉山,最后方毛出来讲话。这部分的主角是方毛,而小方偶尔被镜头扫到,烈日之下,他用近乎悲伤的眼神注视着方毛和对面安静下来的学生们。起初我并不懂他为什么这么悲伤,后来我想明白了,这大概是他突然意识到的差距,深壑一般横了面前。所以,那时在圆明园,小方问木兰:“你们恨国民党里所有的人么?”木兰说不是,好多人崇拜大哥。为什么崇拜方毛?小方当时可能不懂,但后来一定懂了。


(顺便说句和角色无关的话,凯哥哥在圆明园对谈这场戏里演得实在太可爱了!本来分明是想探探孝玉和梁教授的底,却不知为何问了好多奇怪的问题。比如问恨不恨KMT的时候流露出的忐忑,在听到确认答复之后的失望与难过,毕竟小方几乎整个人生都在体制内嘛。问有没有不恨的人时,我总觉得他是希望听到自己名字的,凯哥哥整个人特别紧绷,肩膀向前肌肉紧张的期待着。类似于“我这么帮你们,偏心都偏到姥姥家了你们肯定爱我!”结果是方毛……小方一瞬间就耷拉下耳朵(并没有!然后接着问“还……还有哪些人?”的时候居然结巴了!噗,特别可爱!结果听到何思源先生,一下子就怂了气似的,肩膀都垮了。最后被逼得自己问出了恨不恨我,木兰解释完,自己却一脸要哭了的样子眨着眼转开脸,什么都写在脸上的小孩子啊……凯哥哥把小方的青涩,紧张,无奈都演得特别到位,小表情和情绪都超级可爱,像只小狗狗!)




说到小方就不得不谈他的家庭,还有他的孝顺和体贴。


我之前跟灯灯老师说,作为一个方吹,我实力心疼小方!


但是也就止步于心疼了。


我从不可怜他,也从不觉得方家到了亏欠他的地步。(就如同我从不认为诚哥是被明家亏欠的)


一个家庭有一个家庭的相处模式,当然一定存在问题,但这都是真实存在的可能性。


方家的问题从最开始方爹专注事业害妻女丧命,儿子流亡就注定暴露了。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传统的父权制上的家族。


方爹拥有最高甚至唯一的话语权,任何人和事都无法凌驾于他之上。比如他经常用各种命令语气跟小方说话,说不开灯就不许开等,吃饭要等他先动筷子,小妈关心他一句会被吼“谁允许你插嘴我的公事了?”所以说,刘老师塑造屌癌男还是很成功的(x


跟哥哥分别回到严父身边,唯一温柔对他的母亲去世了,能够说体己的话的哥哥远在边防线上,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小方注定是孤独而压抑的成长着的。万幸的是他居然没有变态(x反而长成了一个体贴而温暖的好孩子,会无限度的迁就父亲,会记挂哥哥,对待崔叔和他的家人也体贴又关照,不抽烟不喝酒,基本上不骂人(其实我一直觉得小方应该不骂人的,特别是在最开始他吼了马汉山说他不应该骂人之后,结果后来他居然骂马汉山的属下人家狗一样的东西……一下子变成了特别阶级化的形象,我觉得那段不太好,不知道刘老师是啥意思),并且十分习惯的自我牺牲和让步。


这样好的孩子,却从始至终让我心疼无比。


照理说,他应该什么都有了。


好的家世,好的前程,不愁钱,不愁后路,帅(大写加粗!应该也不愁女人(哎……在燕大副校长家里都没有粮食的时候,小方还能在家吃清炖柿子头和现烤面包+沙拉!完全就是王思聪呀(x


然而他却一直没有最重要的东西——自由。


我是一个特别看重个体选择和自由的人,因此更加心疼小方!


在我看来小方的问题在于,他人生中任何一个无论大或小的选择,都是被迫的。


他爹,包括姑父,方毛,对待小方的态度都有些类似,基本都是祈使句结尾,命令语气。


第一集一出场,方爹就当着军警师生三方给了小方一个下马威,然而对于小方而言他只是服从命令的来工作,同时也尽量阻止了冲突的发生,然而他爹却似乎根本没有站在自己小儿子这个方向想一想,甚至在最后还对说了不方便请假的小方下命令让他立刻回家。


面对难得一次的夸奖(方爹夸小方说生子当如孙仲谋)姑爹立刻打断了说“不要这么夸他,他当不起这句。”


更多的时候,他们所有人都在要求他乖顺,听话,隐忍,退让。


小方全片唯一一次任性,就是他说要离开家搬出去住和之后说要去法国的时候。


而当他提着箱子,被开门的姑父发现的时候,姑父对于他要搬出去住的态度并不是询问和开导,而是命令:“行长的压力已经够大了,你不能再给他加压了。”(这段其实很有趣,小方要离家出走,却乖乖提着皮箱上楼来,并且长久的站在当时并没有人的父亲的房门口……为什么?他当时在想什么?凯哥哥演的很好,有种陷入沉思的恍惚神情虽然只有几秒就被姑父叫住了)


之后,小方终于爆发了跟父亲对峙,要求去法国,也是人生中第一次跟方爹进行了接近平等的谈话,标明了心意。同时也告诉了观众方家究竟是个怎样的家庭环境。这段看得十分心疼,想想小时候的小方偷偷躲在房间里哭,想着早逝的母亲和遥远的哥哥,服从了父亲的安排是因为父亲的愤怒和对父权的无力,方毛甚至都可以任性的做孤胆英雄。而很多人说当时方毛一定坚持让小方回到父亲身边是因为不希望仇恨也延续在他身上。但同时,这一举动也用孝道和责任这两个词牢牢的将小方锁了起来。因为哥哥已经不在了这里,父亲身边只有我一个儿子,所以我要更加努力的去孝顺他。


小方还是个特别心软的孩子,大概也是因为本性善良,听到父亲说小妈为了他俩流产过2次就放下了一直的怒气和埋怨,听到可达鸭说自己老家父母的事儿就将心比心的消了气,听到父亲说要将功赎罪就又不生气了反而安慰起父亲。小方真是个特别特别好的孩子。


大概也因此,反而变成了特别容易被忽视的孩子。即使是答应了他求学读书离开这纷扰之地的请求,方爹在之后的安排里,依然又一次的把小方放在了最后。因为方毛在风口浪尖所以他必须先走,他走孝玉也要跟着走,木兰因为跟梁教授裹在一起所以也要先走,最后……才是小方。


但这一次,小方依然说,没关系,他甚至第一个关心的不是为什么跟说好的不一样,而是问那爹你呢?


好孩子啊!!!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孩子(大哭!


方爹和姑父都十分了解小方的性格,所以他们知道甚至我觉得有时候在利用这种性格布局。比如最早怒闯五人组的部分,方爹和小方在家是吵过架的,方爹也知道小方要去找可达鸭,他有100种能把小方强行留下来的方法,但是他没有。方爹可能知道,依照小方的身份背景,在现在这个时候去闹一闹,说不定真能打破僵局。然而,这种设定依然是一场赌博,因为谁都没有后招。万一要是失败了,小方真的要上军事法庭了怎么办?并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的。所以有时候,站在上帝视角还是会觉得,方爹对小方确实有点残忍。


直到最后,方爹方毛姑爹三个人坦白身份确定退路的时候,小方依然不在,他们说让小方去HK,方毛倒是问了一句他不愿意怎么办?姑爹说就说要照顾崔婶,小方重感情一定会去的。你看,到最后你们还是在利用他的善良。


虽然这是一个好结局,小方也确实想去上学,HK也一定比北平和台北安全,但我还是有点心塞。想起WB那篇转疯了的《我不需要你为我好》。




————————


……艹,写一写居然都5Q+了,少女被自己的话唠技能吓死了……


困死我了,懒得上传文档了,分个上下吧,明天有空接着写。


献给我爱的灯灯老师,最近灯灯老师因为心情不好都不爱跟枪枪秀恩爱了,枪枪表示很寂寞(嘟嘴.gif


评论
热度 ( 697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