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偏心的谈一谈方孟韦同学(下)

方吹转一发|  ̄Å ̄|o

楼总别开枪是我:

枪枪昨天加班了么?加了!所以困成了一把哑枪直接睡着了…


看到各位老师花式夸我(特别是灯灯老师又夸我了)超级开心的!更开心的是,居然有妹子表示买下了北平的安利,简直要敲锣打鼓唱起来啊!


以及 @穷蝉  老师居然要回来更新啦!!


我们方吹有力量!


所以,枪枪也要努力!


照例提醒一下,这是一篇非常非常主观、自私、方吹视角的爽评,给你们最后三秒点X的时间!







之前说了小方的性格和处境,今天主要想讲讲他的爱情。


围绕小方爱情相关的女性角色有两个,一个是木兰,一个是小妈。


首先表明态度,关于小方到底是喜欢小妈,还是喜欢木兰的选择题,在我看来答案都是否定的。


我认为,小方并没有真正的展开爱情,对于木兰和小妈的感情都远达不到男女之情的地步。




首先说小妈。


很多盆友说,小方跟小妈之间,到底是个怎么回事?这俩人开始水火不容,后来怎么又暗潮汹涌起来了?然后啥都没发生的就再也没提了……搞毛线?


其实这个锅应该给编剧自己背(刘老师这是您的锅请拿好)。


刘老师后续访谈时候说,本来是有一条小方和小妈的感情线的,但由于怕观众接受不了所以砍掉了。


我估计他原本是想搞《雷雨》那个feel(不过港真,方宅内的戏份和气氛烘托确实是非常的雷雨啊),但是平胸而论北平这个剧本讲正事儿的内容已经非常饱和了,再加入纠结(还隐晦复杂)的感情线可能直接就奔着80集去了……所以砍掉也挺好的。剩余的被大家火眼金睛看出来的不知道是没剪干净呢还是刘老师觉得藏点尾巴不要紧,我自己觉得还挺带感的。


所以,枪枪就不管他原本是什么意思,就当人物所有的表现(不管是不是bug)都是出自本人性格本能来分析啦(没错就是这么任性)。


我认为小方对于小妈的感情,是源于对父亲感情的一种衍生,是对于母性本能的好奇和渴求。


前面说了,小方生长在一个极端父权主义的家庭里,全家对于父权有一种近乎本能的屈从。因此,小方对于父亲的感情是非常明确的,包含了亲近,顺从,孺慕,甚至是钦佩和仰慕。但与此同时,母亲角色的空缺也造成了他对于女性的理解的空白。小方从小丧母,之后跟着哥哥,回家后跟随父亲,三青团、中央党部,无论军队还是警局,面对的都是纯男性的环境。而在他开始有性别意识的时候,家庭教育中的父权制上可能无法给与他正确的、平等的理解。


所以,我觉得在小方的心里,对于母亲的感触永远停留在了幼年的疼爱上。比如他跟方爹吵架的时候搬出妈妈的死,说妈妈如果在的话一定会让自己去读书的。说明在小方的心里,家里所有人都不会站在他这边,而早逝的母亲则会理解和支持他的意见。(而且他还特意跟小妈说,我不是针对你……呜呜呜这个孩子怎么这么贴心~不过也能看出他对小妈并没有抱有任何期待,因为他知道小妈是从属于父亲的角色。)


正因为如此,小方对于小妈的感情,大抵可能是:“这个女人和生母一样,是征服了父亲,得到了父亲认可的女人。”


因此,小方对于小妈的感情可能更倾向于想要触碰和了解的好奇和渴求,但又由于小妈是女性+母亲的设定,在他的脑子里甚至更多了一层背德的色彩(别扭小孩想太多+没人教他),才使得这种情感的表达显得微妙而隐晦。


比如方爹不让家里开灯那场戏,小方问小妈:你是怎么爱上我父亲的?←我觉得这是小孩一直的心结,说到底他内心最想了解和亲近的还是父亲,太渴望得到父亲的认可和理解了。


再比如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开始小方那么排斥小妈,后来好像又怎么突然和好了。 


我是这么理解的:小方并不是排斥小妈本人,而是无法坦诚的去面对她“继母”的这个身份。因为一旦小方承认了小妈是母亲的角色,那么他角色内心的这种复杂的情感就突然被定性了——乱伦。虽然我认为这不是爱情啦,但是小孩自己可能觉得自己真的是变态(X 无法面对自己内心的情感,无法定义这种情感,同时坚持的认为父亲的续弦背叛了生母,又不愿意承认这个女人比自己更好的得到了父权的认可的事实,所以小方采取了拒不接受的激烈的反应,仿佛只要这样就可以假装一切问题都不存在。


其实是一种非常悲哀又幼稚的举动。


(这个时候就又要插一段了,对于小儿子拒绝接受继母这件事儿,方爹居然采取了放任和掩饰的态度。让小妈常年住在外面,直接断绝了三个人见面的机会,仿佛一劳永逸的避免了尴尬,但同时也彻底断绝了三人相互理解和亲近的可能性!方爹从来没有试图理解小方的想法和态度,从未从根源上去探究他的行为动因,也才不解释和表达自己的想法……这家庭教育模式,一声叹息啊。不过方爹不是唯一一个渣,姑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不愧是一家人啊……)


那为什么后来小方又接受了小妈呢?排除掉方毛的态度影响,在方爹跟小方聊过小妈的问题之后其实小方的态度就已经改变了。方爹说你不要恨你小妈,她这些年为了你们兄弟俩怀了俩孩子都流了……(方爹你很渣你造么?)小方当时的反应是惊讶的转头瞪着方爹,之后露出了悲伤的神情。说明他根本不知道父辈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并不知道由于自己的任性所造成的后果。小方一直是个善良的孩子,他一定是自责的,我觉得他应该从未想过这样的结果。(方爹你知道么如果你早点开诚布公的跟小方谈,结局也许根本不是这样啊……你在女性的自我牺牲中获得了受害者的角度啊!好生气但还要保持微笑)


我觉得,自此之后,小方对待小妈的态度,从“她赢我输”变成了“我们是同样的”,因为同样是为了家庭悄无声息的自我牺牲的人,因而能够获得父亲的认可是值得尊敬的。


在枪指徐铁英之前,小妈被方爹派去阻止小方,两人有了非常暗潮汹涌的一场戏。先是小妈拼了命站在车前,用命做赌注挡小方(啧啧,这家人还真是特别喜欢赌命啊……不愧是一家人),到这里为止小妈依然是方爹的意志转达,她是在执行方爹的命令。然后小方下车,拉住小妈对她说:“我们能不能有一次不听他的?”又说:“我就想你陪我一起去。”这个他当然是指方爹,而有些观点认为这里是小方和小妈互诉衷情,隐射私奔。但是我觉得不是,这是两个在父权压制之下的孤独的灵魂的一次互相搀扶的反抗。为什么小方说想让小妈一起去?小妈如果拦不下他,小方自己去找徐铁英可不可以?当然可以!那为什么小方想小妈一起去?因为他觉得小妈是和自己一样的人,是必须听方爹的人。所以是“我们不听他的”,是同样豁出命去的做一件大胆的事情(我觉得小方之前做好的最坏的打算就是实在不行就干掉徐铁英)。我觉得这种情感绝对不仅仅是恋母情结能够概括的。


之后方爹找到警局,小方克制不住对小妈喊“这些年你骗自己骗我爹以为自己骗得很像么?”小妈回答说:“家里有一点好,就是谁都不会骗谁。”最开始我觉得这段对话很奇怪,小方的说法好像是在说小妈不爱方爹,却骗方爹和她自己其实他们之间是爱情。但仔细想想小妈的回答又觉得完全不能算解释啊,为什么小方就接受了呢。小方和小妈都是特别聪明的人,不说别的,就家里姑爹、方毛、崔叔都是CCP,而方爹又一直在瞒着小方和木兰,怎么就谁都没骗谁?小妈也不可能是真的不知道家里人之间是不坦诚的。那么这个没有骗到底是啥意思?后来我觉得,这个骗无关身份和立场,小妈的意思是:所有人无论做了怎样的事,他们对于家人的爱都是不变的。在方家,每个人都活得压抑而隐忍,很多时候他们并没有把话说出来,但是每一个人都在默默的保护着家人,希望这场党争风波不要伤害了任何人。对应前面小妈跟徐铁英说的关于“承受”的话,小妈的意思应该是每个人的牺牲彼此都知道,但是既然选择了,那么无论是牺牲者还是承担牺牲者都已经做好了接受的准备,这才是真正的家人。


所以我觉得小妈对于小方应该也不是爱情,当然也不算是母子情啦……具体是啥我也说不好= =


还有一个细节,因为实在没有真的去统计所以就随便说说,不能当做例证举。小方在外人面前好像一直叫小妈,但是单独他俩说话的时候好像是叫程姨的?说明小方其实内心还是没有把小妈放在母亲的角色上面吧……




再来说木兰。


其实连我自己都吐槽过山影的BG戏,经常尴尬得如同植入广告。所以很多人觉得小方和木兰的感情线比较清晰,但是却毫无缘故,因为反正山影就是这样的嘛~总共三个女性角色,孝玉要给方毛所以他只能选木兰啦!大家就这么随便的接受了下来,然后又觉得木兰瞎了狗眼居然爱上梁教授不爱小方。


但是我还是觉得这样是不对的呀!


先来表立场,我觉得小方对木兰也不是爱情。


对于木兰,我感受到的更多的是小方对于一种新式的、自由的、明亮的、肆意飞扬的人生的憧憬和向往。


而木兰正好是最能展现这种新生一般的青春的个体。


前面说,小方生长在一个旧事的家庭里,家庭之外他一路从三青团到中央党部,从警察局到警备司令部,几乎全部都是体制内直升,方爹还说过让小方拿出他中统的手册看一下,搞不好之前还在中统干过。虽然他父亲做的是最先进的学问,但小方所处的环境依然是封闭的,单一的。随着KMT日渐腐败,善良的小方内心所受到的冲击和煎熬可想而知。然而这个时候,家里最亲近的人却突然带来了另一种新的思潮,即使是站在对立面的小方也能够感受到木兰、孝玉以及这种新思潮所展现出的勃勃生机。


人类很难抵抗对于闪闪发光的事物的喜爱,从金银珠宝,到灵魂思想。


我一直觉得,小方其实很羡慕木兰。


不知道是不是刘老师故意,我总觉得在设置人物的时候,经常出现完全相对立的人物,也正因为这种性格的互补性,反而使得人物本身的特点经过对比越发明晰起来。比如大家经常说的崔叔和徐铁英,方毛和小方。但其实我觉得,小方和木兰,也是一对非常对立的人物。


同样是生长在压抑的家庭环境中,同样早年丧母,木兰也成长为一个性格明朗又热情善良的好姑娘。


然而对比小方,她却有着更加自主的生命轨迹,她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信仰,选择自己的爱人,即使最后她为之失去生命,她的灵魂依然是自由的。


小方应该很羡慕这种自由。我并不是说党派的问题,我也不是说小方应该选择CCP,我的意思是我更希望无论他的立场和信仰是如何的,这都应该是他的自主选择。只有真正理解信仰的人,才能为信仰战斗,为信仰牺牲。这就是为什么方毛和姑爹甚至孝玉是特别党员而木兰只是进步学生。


小方对方爹说自己曾经的人生规划是念完初中念高中,然后去读大学,将来出国留学。而方爹听到他说要去法国时候第一反应是:你是在册军人,这是要上军事法庭的。我觉得小方应该不是对知识的渴求才希望出国留学,而是在他心里一直憧憬着拥有一个简单的,干净的身份,而学生可能是他认为最完美的选择。


木兰正好就是这样一个学生,青春美丽,天真烂漫,自由单纯,可以不去思考后果的去做任何事情,有无数的同伴和他们站在一起,就好像胜利和正义也和他们站在一起。


小方憧憬着这样的木兰就如同木兰憧憬着梁经纶一样,都是一颗诚挚的心对于崭新的、美好的事物的向往。


所以在姑父把木兰关紧闭不准她出门的时候,小方说:“学生就应该到学校去,您不让他去学校是不对的。”即使他之前抱着木兰想请求她留下来,即使他喃喃自语的对姑爹说留不住了,但到了最后的关头,他依然希望木兰能够自由的选择,并且尊重这个选择。


最后一面,是小方去保释木兰,著名的乌头马角。这段演得太好,气氛和旁白都恰到好处,观众很清晰的可以感受到小方内心的矛盾与失落。然而最打动我的反而不是他看似失恋的心碎。


小方来保释木兰,孙秘书都默认了他可以提前带走人,小方有108种把木兰弄回家的办法,但是他没有。木兰扭头跑开,她说:我的老师和同学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她挽着梁经纶的胳膊走远,小方深深的吸了吸气,止住泛起的泪花。就如同旁白开头说的那样,其实在看见木兰的第一眼,小方就知道她不会回来了。木兰选择了自己的战友,站在了家庭的对面。小方是难过,是生气,是无奈,但我总在想他会不会也在自问自省?如果可以,抛开一切全都不在乎的话,小方是不是也能够干脆的自我选择一次,即使是站在家庭的对立面?


小方太珍惜这种明亮的生命力了,他本能的想要保护这种自己求而不得的东西,他不想自己也成为压抑的制造者,即使最后木兰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爱情不是这样的啊,小笨蛋。


爱情是有独占欲的,所以孝玉才会一遍遍问梁教授,如果我爱上方毛怎么办?所以方毛才会又玩下水憋气上岸求婚的浪漫戏。但是我们小方呢?追着方毛到了外文书店,方毛说你进去把木兰抢回来。小方说:我不去,反正梁经纶喜欢的是孝玉又不是木兰。(然后方毛立刻就进去了……




综上所述,在我一个偏心的方吹看来,我觉得小方实际上在剧情所述的阶段,还并没有了解男女之情,对于小妈和木兰也只是怀着懵懂和憧憬的简单情愫在试探和触碰,我们小方还是一个纯情的宝宝青年!




既然说完了爱情,就再回来说一下人物本身。


谈北平不能不谈信仰,就这部剧来说,小方其实并不存在主义上的信仰。我觉得他可能也不太信KMT那套,当然也不可能被策反到CCP。我觉得他只是一个本性善良,十分珍惜眼前人的孩子(基本没有政治觉悟的boy)。对比的话应该是方毛,其实很多人都觉得方毛在整部剧里没干啥事儿,但不知道why国共两边都宝贝他宝贝得不了。站在家庭的角度,方毛其实是对立于小方的。方爹在病床上对小方说:你做不了孤臣孽子,这个家也没有什么孤臣孽子。从古至今,没有什么孤臣孽子可以救国救家的。这个孤臣孽子,说的其实是方毛。虽然我并不能判断小方想不想做孤臣孽子,但在大多数人眼里,方毛应该算是了,而再看看大局,其实建峰同志也是啊。但是,即使做了孤臣孽子,真的就救国救家了么?


我跟灯灯老师说,在北平这个故事里,直到最后也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赢家。


CCP和KMT互相算计,崔叔还是死了,木兰也死了,而CC系和太子党明争暗斗了这么久,最后币制改革失败了,钱虽然带走了土地人心都留下了。


我一直觉得,北平这个故事始终充满了压抑和沉郁的气质,观众看着的是人物,为之感动和愤怒的都是人物,但所有人物都没有卵用不是刘老师想写的。这是一个时代的故事,无论是方爹还是木兰,无论是徐铁英还是姑爹,无论党派立场,是忠是奸,大家都一样是棋子,所有的彷徨和挣扎最后都变成了无力和无奈。记得豆瓣有个妹子写:“在历史的车轮面前,螳螂举起它小小的镰刀。”


所以最后,想救国的败了死了,想救家的走了散了。这么看起来反倒小方的结局算不错,这个良善澄澈的男孩终于可以为自己活一回了。




最后,抓紧一切时间来吹一下我凯哥哥的演技!


枪枪知道,在广大方吹心里小方最好的一场戏是怒闯五人小组!从憋着怒意的生硬冷淡到爆发最后回到乖顺柔软的本性,那左眼一滴泪真是落在了我的心尖上!


所以今天,枪枪要来吹的就是——崔叔之死!!


(就是这么任性!)




其实很容易感受到小方此刻的心情,在来找马汉山要人的时候,他应该就已经知道崔叔出了事儿。因此,凯哥哥在抢抵马汉山这段表演时一直保持在愤怒的状态中,无论是在马汉山说出人已经枪毙了之前还是之后。而没有处理成在听到“枪毙了”之后给出吃惊或者难以置信这样反差的情绪。


在路人组长跟着附和说出了共党和戡乱救国的关键词之后,小方像是终于相信了一样,凯哥哥扁了嘴,下颔收紧,然后开始含泪,情绪开始一点点从愤怒转向悲伤。放下枪之前的表情如同一个受了委屈却强硬着犟脾气的小孩子,微微张嘴喘息的两下明显是在强迫自己忍住眼泪。


接下一个镜头是跟着马汉山往停尸房走的路上,面部特写只有3秒,但明显红着眼眶,眼神也不再愤怒只是直视着前方(没有看路也没看镜头)我觉得此刻小方可能陷入了某种发呆的状态,悲伤刚刚起头,却没有实感,只是近乎本能的跟着往前走。延续到推门的时候正好情绪是连贯的,此刻凯哥哥连含泪都没有(当然肯定不是一条拍的,我们就当做所有的细节都是有逻辑原因的来看),说明小方在一路走来时已经压住了泪水。


但从推开门的一刹那他的眼睛里出现盖着白布的尸体,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那个目标,凯哥哥缓慢的向前走了两步,然后站定,移开焦距之后眼珠小幅度的转动了一下,短而快的换了两次气,这表示了一次情绪的转折,从不敢置信的慌神到强迫自己回神。然后接着缓慢的往前走,开始还有些犹豫,之后就笔直而快速的走过去。


但在到达尸体面前时小方又停了下来,镜头给了一个特写,小方垂着眼睛一直凝视着尸体,眼神却很平静,但微微皱着一点眉好像有些费解似的。然后他又往前走了一步,靠得更近之后凯哥哥密集的眨了几次眼,此时还看不见他眼睛里的泪水。同时bgm响起,空荡的房间里非常的安静,只有小方自己踱步的皮鞋声一下一下。雪亮的灯光惨白惨白的,你可以感觉到悲伤入水一般缓缓的浸没了上来。回忆插入,是小方和崔叔在月台分手的最后一句话。


镜头再切回来,小方伴随着这段回忆开始收紧眉头,嘴角也微微抽搐,然后他摊手去摘那盖在脸上的白布,捏住的时候眼睛里已经有了泪花而眉间颤抖。我之前说,小方应该一早就知道崔叔出事了,然而一边是笃定的理智,一边却是不敢置信的情感。所以他没看到尸体时不相信,没看到脸的时候不相信,直到现在终于信了。再也没有什么借口可以哄骗自己,这一刻才是真正的悲伤。我想小方大概会觉得无力,同时可能还有点悔恨,他是这么重感情的孩子,又善良又带着天真,他之前说拼了命也要保护崔叔的话肯定还在他心上,却连早已是最后一面的预警都感觉不出来。小方这么聪明,此刻应该知道崔叔跟他说的那句遗言是他早知自己凶多吉少,而自己当时却满以为一切都平安顺遂,就这么大喇喇的回去了……所以这种悲伤,并不仅仅是因为崔叔死去儿悲伤,可能还有一层深重的无力感。因此,凯哥哥这场哭戏不是默默的掉眼泪或者嚎啕大哭的,而是处理的非常压抑,整个脸皱在一起,闭着眼缩成一团,是小孩子受了委屈之后的那种哭法。但同时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哽咽都没有,他憋了一口气,然后长长的换气,调整情绪,将最浓重的悲伤压制下去,但连这换气也没有一点声音,一切都在沉默中爆发,又被压回沉默里。镜头运用非常漂亮,bgm配合着远景长镜头从背后拍过来,空荡的房间里只有小方的背影,悲凉和孤独混杂着扑面而来。


之后孙小美被打,徐铁英孙秘书马汉山三人开始互相推锅,环境变得嘈杂而混乱,小方的镜头很少,基本上扫过就只看到他没什么表情的站在崔叔的尸体旁边。但下颔线收得很紧,明显憋着一口气,也并不看向周围的热闹,但在听到某些字眼时会冷冷的把目光转过去一秒。凯哥哥即使当背景板也依然在传达着情绪,山影的戏在这点上一直值得表扬。


马孙徐三个人明目张胆的演戏,小方再次出声就是挑破他们睁着眼睛瞎眼戏的僵局,吼人的时候嘴角向下拉耸,眼眶又开始泛红,开枪也好怒吼也好,情绪始终是悲伤夹杂着愤怒。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总觉得小方一直追问崔叔到底是不是CCP也有逼对方开口的意思,因为毕竟如果定性他不是CCP,方毛的嫌疑也就洗脱了。孙小美说了不是之后,镜头没有立刻给到小方,但凯哥哥在虚化的背景里急促的喘了两口,在特写就是目次欲裂的愤怒了。


等到徐铁英上前宽慰,小方眼底的湿意更重了些,表情是绷着的,嘴角向下,梗着脖子,完全就是一个犟孩子。徐铁英走开去训话,小方又是背景板,但依然有一系列的小动作,大家可以自己去看,始终在短促的喘息表示他一直处于激动之中。徐铁英最后一次走回来,说道了方毛和方爹,小方用力的眨了一下眼换了一口气还扭开了头,之后又抽搐了一下脸。


当徐铁英说先找姑爹,不要让方爹和方毛知道的时候,小方似乎已经迅速的冷静了下来。他的表情不再是愤怒,而是重新陷入了一种恍然的悲伤中。我觉得他此刻可能是想起了方毛和方爹知道后的样子,想起这么多年的感情,还有崔叔的妻子儿女……所以凯哥哥垮下了肩膀,(徐铁英如同安抚小朋友一样扶住他的肩带着他往前走了两步,明明是很安慰此刻看起来却分外讽刺)一脸茫茫然不知所措的恍惚摇摇晃晃的往外走。


不知道是不是导演故意的,小方穿了一件白衬衫,而其他所有人的衣服都是深色系的,小方慢慢的走过人群,像是分开一条黑色的暗潮汹涌的河,只有他自己这么一点白,这一刻显得格外柔软又格外无助。我看的时候目光总是跟着他,最后这点无力的恍惚让我整颗心都酸胀得发疼,特别想把他搂进怀里,让他有个能够放声哭泣的地方。




这是我全片最喜欢的小方的一场戏,带入真情实感去看的话即使是复习也会哭唧唧(真的好能哭啊我)。比起大闹五人小组的全爆发,凯哥哥在这场戏里表现出更加细腻的情感和演技,我一直觉得压抑比爆发更难演好,太过了就不算压抑,太轻了又察觉不出,这场小方的悲哀,无力,愤怒,隐忍都展现得非常好!(当然,陈宝国老师和程昱老师的表现也非常完美)总之就是,我特别喜欢这场戏,你们也一定要看呀!




…………本来准备随便吹吹凯,结果一吹又吹了这么多……这篇……一眨眼……都要1W了……(吐血.gif


其实关于小方该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毕竟他不是一个主要人物,也不算复杂,能写这么长全靠我在吹……但是关于北平我还有点其他的话想说,比如老方啊,还有木兰!就不在小方的地盘唠了!


上篇得到了好多盆友的支持,评论里有跟枪枪探讨了好多深刻的问题,有些盆友说得特别好(有些盆友夸我也夸得特别好),所以明天准备写一个“答观众老爷问”,把我想说的方爹和木兰放在里面,然后这个漫~~~~~~~~长的北平系列就完结啦!


(终于完结了……第一次见写个人物赏析还分上中下的)


感谢各位观众老爷……没有打死我!




最后的最后,是广告时间!


 @穷蝉   戎策树书


像尔康答应紫薇一样答应我,一定要去看,好么?!




【这次真的没啦!】



评论
热度 ( 669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