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哨兵向导AU]北国夜无雪 01

设定看这里


第一章


方孟韦回到北平的那一天正好飘着大雪,扑簌簌地打在伞上,让生在南方长在南方,少年时期就被联盟送到一年到头也就飘两场雪花的地方的方孟韦第一次直观体会到什么叫“落得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这个句子在他脑子里蹦出来的时候孟韦自己都愣了两秒钟,然后就勾了勾嘴角。


羁旅异国这么多年,乡音都不一定说得溜了,结果一看到这儿景象就想到童年时期母亲给自己念的句子。


孟韦往上提了提随身的行李便往机场外走, 结果一抬腿就踢到了东西,那小东西“嗷呜”一声往外滚了几圈,倒把孟韦唬了一跳。


一团白色的毛球,间或掺杂着一些浅牙色的小色块,但是落了雪倒是和天地融为一色了。


也难怪会踢到。


方孟韦放下行李,小心翼翼地走过去蹲在毛球面前,然后伸食指戳了一戳,不动,又动手戳了几下,才见毛球抖了几抖,露出个圆滚滚的眼睛和黑色的鼻子,直往方孟韦身上蹭。


哈……哈士奇?!


方孟韦抓了毛球的后颈提起来看,估计还是幼兽,四肢短短的,不过也乖,居然被揪起来也不会扑棱,而且估计伙食太好,喂的肚子圆滚滚的。


估计枕着睡觉会很舒服。方孟韦想,不知道戳一戳手感怎么样。


方孟韦瞪着眼睛和它对视了几秒,然后果断拉开了行李的拉链,把哈士奇往里塞,就露个头在外面无辜地看着他,孟韦揉揉幼兽的头,拎了行李继续往前走。


他这次回来是因为接到了联盟北方战区的命令。这些年联盟不断对外有战争,哨兵向导消耗地厉害,然而新一辈又还没到能够独当一面上战场的程度。而他到底是联盟在册军职,为国为家,都义不容辞。

 


方孟韦到北方战区总部的时候已经快晚上了。即使是在战时,帝都的交通依然和国内任何一个一线城市都一样,堵得水泄不通。方孟韦突然有点怀念他带了好几年的有乡间大道的地方。


起码给这小家伙一个活动活动的地方。


方孟韦弯下腰揉揉正在啃肉罐头的哈士奇的头,但那小家伙却没理他,埋头哼哧哼哧地吃得开心,不过尾巴倒是摇得越来越欢。


方孟韦失笑。这让他想起了他幼时——起码是他母亲还没去世,他哥还没离家去西部战区的那些年月里,那时候他哥的精神体刚出现没多久[],小小只的,每次一瞅见肉食就扑上去,半个身子埋在食盆里,就算是往他身上头上戳个几下,得到的回应也只是摇的更欢的尾巴。


他又等了一会儿,然后提溜着吃完肉罐头之后直接往自己怀里蹭的小家伙往会议室过去。一到战区就接到了次席向导的通知,让他七点半去会议室一趟,算是给他开一个简单的欢迎会。

 


所谓的“欢迎会”是非常典型的军人风格,简洁、利落以及直入主题。就是简单的介绍了他的名字、类型——向导、学历——国内的向导学院然后转到了盟国的向导学院又读了几年,很仁慈地没有提他的正常学历仅仅是初中毕业。现在的等级——三席向导,少校,顺便兼了总部所在城市的警察局副局长的职。不过次席向导倒是半个字都没有提他的家庭背景,或许是这些在战场上真刀真枪拼出来的军人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但不管怎么说,都让方孟韦松了口气。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了太过直接的坏处。起码在其他地方见面的时候,一般人不会第一面就单刀直入地问你的精神体的种类——精神体的种类直接代表了哨兵或者向导的力量,虽然后天能够改变,但只是少数,比如南方军区的首席哨兵萧景琰就是一例,中央军区的明诚也是一例,但国内目前活着的人中,可查的也就是这两人而已。


孟韦想了想,弯腰要去抓正在挠他裤腿玩的小哈士奇介绍。就被一阵开门声给吓得抖了一下。


直接踹门的是一个穿军装的男人,英挺俊朗,方孟韦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可惜眉眼间一股子军痞气太重,让方孟韦种种皱了一下眉,换了一个方向去看他的肩章。


少将。方孟韦默默地在脑子里把信息过了一遍,目前战区军阶高的可都在这里了,但最多也就只看到了一个大校,挂着少将军阶的,难不成是这里的首席哨兵?


这人的气质根本不可能让人把他往向导方向想好吗。


会议室的其他人显然也被这惊天动地的踹门声给吓到了,不过毛利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默默在心里“我操”了一声——实际上他也喊出来。


“老杜你发什么疯呢!你不是去找小白了吗!结合热期就乖乖呆着等你家小白把你向导找过来啊。”


结合热还乱跑。方孟韦默默在心里吐了个槽,这哨兵还要命吗。


“老子就是知道那熊货回来了才过来的。”那人几步跨过来揪起从听到踹门声就在方孟韦怀里努力缩成一个球减少存在感的哈士奇,“这不就是吗。”


全场静默。一时留方孟韦和那人在尴尬地大眼瞪小眼。


次席向导假咳了两声:“杜见锋同志,请解释一下。”


方孟韦基本已经当机的大脑里此时还勉强从角落里挖出了他回国前看到的资料。杜见锋,北方战区的首席哨兵,十二岁上战场,十四岁在北方大战的战场上觉醒的,觉醒之后因为哨兵觉醒初期都会有的焦躁症一下子没控制住直往敌人队里冲,最后居然还活着回来了。


很强。方孟韦默默在脑内给他盖上一个戳。


“这啥解释的。这只熊货给老子找回来的媳妇不就戳你们跟前么。”杜见锋揪这那只正在瑟瑟发抖,并且呜呜叫着看上去很可怜的哈士奇,“给老子变回来,别在我家媳妇面前卖乖。信不信老子把你做的那一圈熊事都抖出去。”


方孟韦眼见着那只哈士奇抖得更厉害——他都不知道应该先纠正杜见锋错误的叫法还是应该先把这只小哈救下来顺便怒叱杜见锋虐待动物,不对精神体,结果他还没想明白的时候就见那只小哈长啸一声摆脱了杜见锋的束缚,身上笼着一层白光。前爪一跃安安稳稳地落地了。


也是直到它落地的时候方孟韦才发现,这只精神体实际长度近两米,一双金色的瞳孔熠熠生辉,浑身雪白,也就头部和爪子附近是浅浅的牙色。很漂亮。然而此时的方孟韦只想回到几个小时前给那个把这只不省心的精神体塞进包的自己狠狠一个暴栗。


尼玛这哪里是哈士奇了?!这分明是一头货真价实的雪狼!


设定补充1:

进入结合热期的时候,如果哨兵已经超过一定年龄还没有向导,精神体会因为过度焦躁而主动去寻找兼容度高的向导。兼容度高的可能一个也可能很多个。发生的年龄一般在25岁以后。

以及对的,大方的精神体是一只哈士奇。这是我的恶趣味w

评论 ( 26 )
热度 ( 293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