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哨兵向导AU]江南春早 01

第一章

南方战区的首席向导是个不存在的人。

不过这话也只能在私下说,不能放到南方战区高层的人面前去说。实际上,是说避着南方战区的高层,其实也只需要在首席哨兵萧景琰面前把自己的嘴拉上拉链就好。

资历较老的指引向导在指导刚从学校毕业选拔到战区总部的小孩们的之后被他们拉去战区总部外吃饭。刚从学校毕业的孩子们总是热爱问东问西的,特别是对于近几年风头极盛的南方战区首席哨兵萧景琰好奇的不得了,问的问题也总是关于他的。

引出这位指引向导这句话的问题来自一个刚刚从向导学校毕业的小姑娘。那姑娘脸红红的凑上去问既然萧少将这么厉害,那么他的向导是不是一个特别厉害的人呀。

指引向导愣了愣,然后就你们别在他面前提这个人,也别在他面前说这人不存在。

为什么呀。

指引向导往口袋里摸了根烟出来,想掏火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这里半屋子的哨兵,秉承着照顾晚辈的原则干脆就没有点燃,只是放嘴里叼着,算是尝尝味道。

 有不明所以但是又不怕死的小孩凑上来问在萧前辈面前提了会怎么样啊。

指引向导眼皮略略掀了一掀去瞅他,说当然有人提过,不过我们老大那种死守着规矩的性子当然不可能找茬去处罚他。

连小鞋都没给别人穿?

指引向导噗嗤一下笑出来,说我们老大怎么可能是那种人。

那也没怎么样嘛。

指引向导突然有点烦躁:“如果你将萧老大精神恍惚了一周,军医做了好几次精神疏导都无法把他从自己的精神图景里拉出来这种情况称之为没事的话。”

指引向导把烟夹在指间,作势弹弹不存在的烟灰。

“那的确是没怎么样。”

原本还叽叽喳喳的小孩们此时面面相觑,不敢搭腔。

 

今年南方入冬的时间特别早,而且特别冷,天气预报台早早地就发布了寒潮预警,战区的后勤部也提前下发了冬装。

不过这也没什么用。南方战区总部所在地临着长江,一入冬就是湿冷,寒气直往人骨头里钻,而北风挟裹着长江的水汽往人脸上打,在室外呆久了都觉得自己骨头能拧出一把水来。

这种天气,饶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虽然不可能拉下任何训练,但也得抱怨一番。

这时候精神体如果是哺乳动物的话那就幸福得多。比如萧景琰。

此时萧景琰刚刚和另外四大战区的首席向导哨兵开完一年一度的例会,虽然都是熟人,而且不少还是交情不错的战友,但萧景琰历来不爱应付这些人际交往上的事情。何况这些人中不是很熟悉的几个,看他的眼神每每都会让他想到小时候和好友林殊去动物园里看猴子的眼神。但今年例会的举办轮到了南方战区,他作为首席哨兵,虽然会开完了,但提前离场总是不好的。

突然好想蔺晨。萧景琰应付着西部战区的几个领导人的同时默默地在心里感慨。

“景琰。”听到有人喊他,萧景琰转头,看见中央战区的首席哨兵明诚抱着一件厚厚的大衣冲着他打招呼,边上站的是他的向导明楼。

萧景琰便有了很好的脱身的借口,和西部战区几个草草了解了对话之后便往明楼明诚的方向走过去。

“阿诚哥好。”萧景琰瞥了一样明诚抱着的大衣,不由失笑,“不至于吧,才十一月底,我们这还没有到需要穿这么厚的衣服的时候。”

“你当人人都是你。”明诚笑着接上话,揉揉此时变小之后又缩成一团盘在萧景琰脖子上当围脖的九尾狐的脑袋。“小九尾趴你身上你自然是不怕冷。”

“还有孟韦呢”萧景琰指着刚和杜见锋走过来的方孟韦,“也没见他穿多。”

“他有小白当暖手宝你和他比。”明诚失笑,“我原来有一半的时间是呆在南方的,自然是还好,可你总不能让我大哥把他的眼镜王蛇盘脖子上,那样越来越冷还差不多。”

“越来越没规矩。”明楼笑骂,“你的夫诸就能抱着取暖一样。”

“睡觉时候靠着挺舒服的。”方孟韦接话,其他人回头不明所以地看他。

“媳妇儿你啥时候跑去找明诚了?”明明到南方战区之后都和他在一起啊,杜见锋想着,放在方孟韦腰上的手有了把孟韦往怀里带的趋势。

“别闹。”方孟韦面不改色地把杜见锋的手从自己的腰上卸了下去,“小白和我说的。他开会的时候跑隔壁去靠着夫诸睡的暖和,刚才跑回来。倒是小九尾,怎么不过去一起啊。”

“他这几天状态不太好,一直在睡。”萧景琰抬手把九尾从自己脖子上摘下来,任它在自己怀里团成一团睡得开心,顺便戳破了九尾睡舒服了吹出来的小泡泡。

但他这话一出却让刚才还和乐融融的气氛一下就冷了下来,明诚和方孟韦不无担忧地看着他。

“怎么了?”萧景琰不明所以。

明诚和方孟韦对视了一样,最后还是由明诚斟酌着开口:“蔺晨这几天出去了?”

“没。他一直在总部里呆着。”

“……”方孟韦看上去有点忧心的样子,“要不你给你做一下临时的精神疏导?等你见了蔺晨再做一次完整的。”

“或者明楼也行。”明诚大大方方地把自家向导借了出来。

“谢谢孟韦和阿诚哥。”景琰这时倒是笑了出来,“晚上就能见到他了,他总不可能放着我不管。”

而且,我有蔺晨就够了。

“但是景琰。”方孟韦有点看不下去,眼圈都泛了点红,“蔺晨他……”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萧景琰的表情惊得吞了回去。

不是愤怒也不是冰冷,就是笑,恍恍惚惚地,就和仅被一层胶水草草糊在了脸上一样。

蔺晨怎么了?

你们想说他不在了吗?萧景琰不明所以。

 

可是,蔺晨他明明就是在的呀。

在我身边呀。

设定补充2:精神体的状态直接反应了哨兵/向导的精神状况或者身体状况

PS:晚一点还有杜方

评论 ( 25 )
热度 ( 123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