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肉随记250-255

这几集弹幕太闹心,lo主说的太棒忍不住转一发orz
弹幕后面都在说五子情绪不真实,但是原lo说的是真的好orz他们本来就是一个碰到对他们好的就只记得好的一遇到错误先检讨自己的人呀orz还有阿周那……真的是sigh
造化弄人

剁手鬼娘:

250


蛇王的下巴本来是这样粉白洒金的吗?好久没见他,不记得了,也不太想专门为他倒回一百多集去看。算啦。总之演员演技必须点赞。


迦尔纳对多刹迦的德性十分嫌弃,当然更不愿靠着这么一位来达成自己毕生大愿。这点节操他一直都有,从烧紫胶宫之前就有;但这次也跟那次一样,难敌和沙恭尼一说他就犹豫了,再一逼他就苦着脸答应了。违背正法?哎哟这都是不得已,等一切搞定后我们会好好建设正法哒,眼下还是取胜为主~~。从那次到现在多少年了,理论都不带变的。迦尔纳智商正常,自然没有蠢到永远相信这套,他只不过是,又一次因自己的理由而屈服罢了。


如果真能屈服得无怨无悔也罢,事实上从小时候扔掉弓箭之后开始,每次因感情因素而屈服,他内心都非常痛苦、非常不甘愿。截至最后备战阶段,他对阿周那本人都没啥好感,要说为即将亲手杀弟弟而揪心嘛,第十四天夜袭前说好一定用力宝标枪做掉阿周那,也没见他独自潸然泪下。此刻的泪水流得自然而不自知,我想只是源于虽没说出口却全部涌上心头的,这一生的悲哀无谓。东征西讨扬名天下,准也有很多人怕他敬他,而他想要的那种尊重、认可与爱,始终都没得到。除了阿周那他没其他人生意义可寻,而天一亮,随着阿周那死于蛇箭之下,他毕生用来安慰自己的一切也都会随之成为虚话,想通过战胜阿周那来获得尊严的梦想永远成空。以上还是说他能活着,万一死了,细想自己这一生真如浮萍一般。想不掉眼泪都难。


就算跟难敌相爱到不行的88版迦尔纳,拥有难敌那比13版浓厚一万倍的爱,也仍不免为“得不到尊重”而含恨,白天夜里都在想个没完(虽然我真没觉得别人多不尊重他)。何况这里这个迦尔纳,他人生道路上遭遇的桩桩件件不公正都有实例,一股脑儿回想起来怎能不心酸。我个人倒很喜欢这里把他写得比较脆弱,88版迦尔纳在决斗前夜还教育哭哭啼啼的亲妈要向甘陀利学习,勇于牺牲儿子,给历史一个交代……那种伟大的样子就算啦-3-


同样是决战前夜的母子相会,13版的这场,母子俩都相对比初次相认时平静,却也更加脆弱。贡蒂如果坐视迦尔纳被阿周那杀掉,不用别人说,她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对不起迦尔纳;可如果阿周那被迦尔纳杀掉,她又对得起阿周那么?无论哪边死,都是因她的罪孽而承受惩罚,她要永远背负害死儿子的痛苦。本剧的老天爷向来不偏私,甘陀利由于自己的过失和外在倒霉因素,最后不得不面临失去儿子的痛苦,贡蒂又何尝不是?区别只在于贡蒂肯认账而已。生不如死,于是干脆去死。至于为什么不默默地找个地方自杀……好像印度神话里真不兴这个;若必须假他人之手,除了迦尔纳她也没第二个人可找了。88版贡蒂没有说要死,但同样只有爱子之心而无半分谋算,天地可鉴。


迦尔纳的委屈怨怒,多数人都能体会。然而真不怪后来奎师那说他一句“不敬重母亲”,他到本集的此时此刻恐怕还觉得亲妈不够爱他,认为贡蒂只要有五个儿子送终就足够了,哪五个都行。其实六个儿子都是妈妈心上的肉,少了哪个都不可能用另一个来代替,如果只想保护名誉或有五子养老,贡蒂在迦尔纳死后就该顺坡下驴遮盖一切,而不是把真相公诸于世。她现在表示这个决心,恰恰是把迦尔纳看得更重要,迦尔纳那种“反正五个儿子少不了,你就放心吧”的态度反而是对她的误解与轻视。当然做妈妈的不会在乎就是了。


而就算再不懂事,本剧中的迦尔纳依旧是会二话不说抢下妈妈手里的刀喊妈妈的人。他的价值就在于此。


第十七天开始。沙利耶舅舅确实杀伤力巨大,不过哪怕在精校本里这事也得怪难敌太蠢,没看出他的居心。单说本剧的话,难敌不但蠢而且恶,存心要侮辱沙利耶,才搬石头砸了迦尔纳的脚。迦尔纳在难敌这样做时还一脸暗爽,现在吃到苦头,正是自作自受。沙利耶本来只在每天晚上开会时才能吐槽,他们非要让他白天也有当面吐槽的余裕,能怪谁啊。


迦尔纳跟阿周那对射一阵都没用蛇箭,还催促对方用法宝,说明他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不用法宝也比用了法宝的阿周那强”。同理,就算力宝在手,没有难敌逼迫他也不会主动用,起码本剧中是如此。


沙利耶在书里跟迦尔纳对骂没占到绝对上风,这集里却酣畅淋漓,与其说因为他嘴炮强,不如说他心无挂碍。他早就接受自己站在反方必死无疑的命运,因此无畏。话说88版沙利耶这天的表现就……比较奇妙了,详情见我的88版记录……




251


沙利耶作为御者公然抗命,是以前任何版本里都不可能有的逾矩行为。但我在本集开头才忽然想到,或许这又是一个契机?因为他不肯好好当车夫,迦尔纳决定跳下车来平地作战;如果迦尔纳能坚持站在地上跟车上的阿周那比弓箭,未必吃多少亏,还能避免即将到来的死亡危机,根本不会有搬车轮的事儿。只要他不听难敌的话,不走回车上放蛇箭,大神都没有机会让他死。而他选的是……一条让奎老师忍不住满眼失望的路。之后发生的,就是他走那条路必然会有的后续了。


关于要不要放毒箭暗害对手的问题,迦尔纳本来非常坚决,甚至已经在抗争;但只要难敌一发话,他就屈服。难敌公然视他反复申明的毕生大愿为无物,他也照样忍。所谓实力不被认可,梦想不被尊重,他牢骚里指控的对象其实一直都包括了难敌吧!反而五子如果不是被他欺到头上,一般都在忙自己的事,倒没空来嘲笑针对他。


车轮陷进泥土,迦尔纳第一反应是叫御者下去推车,这跟他少年时代第一次在贵族比赛中登场时正好呼应。不知不觉中他也成了跟当年坐他车的主子一样身份和想法的人呢……不,这么说不准确:那个人车轮一被陷就对车夫又打又骂,而迦尔纳即使跟沙利耶有宿怨,遇到这事仍是先打商量,被拒绝后也不动粗。当年他搬车轮搬得咬牙切齿,如今却能很自然地说出“我是车夫之子,车轮难不倒我”之类的话,毒舌沙利耶立即无言以对。真正以苏多之子为耻的到底是谁,那些趾高气扬的贵族,还是迦尔纳自己?同样面对出身高贵者的鄙视言辞,少年迦尔纳充满屈辱愤怒地去抬车轮,而后收获更多的屈辱和愤怒。这一集的迦尔纳把苏多出身当作自己的特长和骄傲,反而让看不起他的人无话可说。很久以前他在演武场愤怒地向世界咆哮:“苏多怎么啦!苏多就低贱吗!苏多有啥不好!!”别人报以嘘声。现在他平淡地表示“我是苏多没错啊咋地”,看在我这外人眼里竟然颇感唏嘘。如果当年他能如此,又何须难敌的“恩情”来解救,从而改变了一生?


这个时候的迦尔纳,心境有前所未见的平和,也是真正第一次在战场上放下心结,想跟阿周那公平交战到最后。但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奎师那要让他面对“不公”。这可真讽刺。他一直说想跟阿周那公平实力交战,可过去那么多年,他默许了多少次对阿周那的不公?但凡没有维杜罗和奎师那提醒,阿周那早就被烧死在紫胶宫,怎么跟他公平决战?但凡没有黑公主和贡蒂的爆发,阿周那早已是难敌赐给他的奴仆,怎么跟他公平决战?但凡没有奎老师出手,阿周那刚才已经被蛇箭射得尸骨无存,怎么跟他公平决战?那时候阿周那该找谁说理去,现在迦尔纳也找谁说理去呗。人总要为自己持之以恒的软弱付出代价,尤其赌局中对黑公主的侮辱还不是“软弱”,只是对沙利耶被贬为车夫时那种幸灾乐祸的放大版。对沙利耶幸灾乐祸尚且要偿还,何况对黑公主落井下石。88版迦尔纳倒不是软弱,而是认真地把五子的无辜性命当作草芥,恨不得他们早点死,被侮辱谋害都是活该;那就更别怪草芥要逆袭啦=3=


哪怕看本剧这不咋地的武戏也能看出,弓箭手一大要素就是手快。阿周那如果心存卑鄙,对手一空手下车、奎师那一提醒,他立马就可以发箭,一百个迦尔纳也射死了。如果他只是迦尔纳那个水平,奎师那多喊两句再下个命令,他也就无奈而坚定地出手了。但本剧的阿周那,我上周说了,心里知道是错的他就不会干,大神发话他都不干。再大的战略意义也只能使他无法坚定地开口拒绝,却不能让他开弓瞄准。哪怕迦尔纳祭起梵天法宝会毁灭一切,他还是不会赶紧趁机先下手为强。万一迦尔纳真顺利祭起法宝取胜,阿周那的“犹豫”(事实上他就没犹豫,这对他根本不是平等的两个选项)就会被很多人称为傻逼;可迦尔纳自己恰恰就因为缺乏这股傻逼劲儿,才成了一个软弱的人。开口拒绝得明明永远比他坚定,最后行动却总是相反。


持斧罗摩对迦尔纳无论在88版还是13版里都极其疼爱,世上任何其他人包括毗湿摩皆远不能及。88版里他认真具体地教导了迦尔纳为人之道,13版里他也很清楚地说过,软弱之人学什么都不会成功。迦尔纳在关键时刻失去反扑之力,就是因为过去遗忘他的教诲太久,而绝非因为他的仇恨和诅咒。跟因陀罗等价交换来的力宝标枪迦尔纳可以顺当使用,但用持斧罗摩的大招在这一战中保命兼杀阿周那,无论在哪版里都和恩师的平素为人与教诲背道而驰,说句难听的,迦尔纳真没这资格。再公平不过了。


88版里一提激昂,阿周那忍不住立刻出箭——在此之前也是任凭黑天怎么说他都不出手。结果这版里,就算提到了激昂,激昂的爹都以讲理为先。其实面对迦尔纳的责问以及“我是为了让激昂解脱”的辩解,根本不用回答;只需学那时的迦尔纳,向地上手无寸铁的敌人当胸一箭,让他原地趴几小时(虐待省了,懒得),到日落再一刀给他个痛快,再来问他棒不棒,就足够了。但阿周那依然没有、也不会这样做,般度族的思维里从来就不存在“你做初一所以我就理直气壮做十五”这种因果关系。(马勇倒有,且不管人家做不做初一,他都做十五。)阿周那气得一边掉眼泪一边还给了时限,并没当即出手,这就是本剧中这个人的特色。仿佛是一只受尽委屈的伪娘小宠物,好多地方比谁都软糯,但有些原则问题上比谁都硬。迦尔纳后来衷心服输,我想服的就是他这一点,而不是武功。


直到现在,迦尔纳还没明白自己究竟哪里对不起恩师,奎师那也不忍他就这么糊涂上路,才专门给他开一课。这堂课上讲的并非终极答案,只是帮他掀开蒙在眼睛和心上的障碍物,让他真正心明眼亮。有些事情,茅塞一开,当事人就立刻能举一反三,不管什么老师,都要给这样的人上课才会最爽。奎老师也是呢U U




252


不管其他版本如何,本剧中的迦尔纳实际就是一个温和善良软萌的好孩子,也不乏可爱和正直。他搞成今天这样满身憔悴,无非出自两大心魔。第一是“社会虐待我!所以我撒点泼又怎么啦!”第二是“吾友难敌对我有恩!我不能违抗他,我要跟他站队!”两百多集来所有不可爱和错误之处都只出于这两点,没有其他。所以,奎老师讲课也只针对这两点。首先必须明确,上天赐予才能是拿来给你为社会和苦难大众造福的,不是拿来斗气和争权夺利用的!不少人说啦,干嘛拔这么高,他都饱受侮辱无立足之地了,还叫他造福大众?——那所以才叫英雄和伟人啊。因为自己过得苦就安于苦难不去抗争,庸人也。因为自己过得苦就“被迫”去胡作非为犯罪,那是值得同情但必须受惩罚的罪人也。因为自己过得苦就主动去撕咬别人,不苦了之后就反过来欺压他人,那根本是恶棍了。如果只是以上三种,就不必哭诉社会不公,俗话说什么头戴什么帽子。既然以英雄自居,要做的当然就得更多一些。


这版的少年迦尔纳,在被德罗纳鄙视和拒收之后兴起不平之鸣,立下大志。社会的种种不公平让他反思,让他立志要去改变。这可不是别人栽给他的,而是他自己的愿望。但刚发完大愿,为了能顺利拜入持斧罗摩门下,他就一改在德罗纳面前的倔强,走起撒谎取巧路线。演武场上刚铁骨铮铮地发完言,一得到盎伽王身份就满足地做了难敌的跟班。从头到尾都只为自己爽,从来不是真正要去解救和改变广大苦难群众。这就决定了他一生的格局,而且奎师那又补充曰,只顾自己的人对群体和自身都会有伤害。并不是说损人就能一辈子利己,迟早要全部还出来的。这个道理实在太有现实意义,就算知道原书里没这么回事,我还是要为编剧的引申喝一声彩。


那么迦尔纳难道就该乖乖赶车忍受压迫过一辈子吗?这问题跟“难道德罗纳就该给儿子喝一辈子面汤吗”是一回事,立志进取和持身正直,对于有实力的人来说根本就用不着有冲突。迦尔纳更有一条现成的路可以效仿,就是持斧罗摩之路。持斧罗摩不是什么王公贵族,论向来规矩,练武和行侠也都不是婆罗门的本份。但他凭着高强实力和侠义心肠,天下通行无阻,罗摩时代就能在王宫横着走,摩诃婆罗多的时代,一个非亲非故的女子受了他徒弟之欺,都敢上门求他主持公道,而不用顾虑他会护犊子把苦主打出去。这完全是自己双手拼出来的口碑,不需要任何国王贵族认可,自然得到天下人的敬仰。说难听点,哪怕心里不敬仰,面子上都得敬仰。奎师那本人少年就扬名天下,靠的也不是去哪个比武场上挑战谁,而是用实力解救一村乃至一国的黎民,并引导他们走上富强幸福之路。迦尔纳非要走荣华富贵的独木桥,就难免歪歪扭扭走得难看,他在那里仰天高喊“独木桥为什么这么窄”,却不见桥下还有广袤大地。这话不仅对13版迦尔纳,连对88版那位都适用:师父明明白白告诉他要毕生除暴安良,他如果照着做了,天下之大,又怎会落得一辈子都窝在漂亮的宫殿里怨恨刹帝利开家庭会议不带他之类的事情?


有些东西,你越是钻牛角尖去求,离得越远;反而等你不求、不执,它就近在咫尺。不论古今中外,都有这个理。才智必须要有德行来引领,而不是相反,这话我忘记是哪里看到的,总之迦尔纳要是懂得,很多烦恼和迷障早就消灭了。他想上进不是错,跟着难敌不是错,就算难敌在吃屎、他为了私情私恩一起去吃屎,都只是他个人的自由,别人没权利说什么。哪怕仅仅旁观难敌行恶、自己不参与而独善其身,因为他不像毗湿摩和德罗纳有高贵的身份及责任,作为普通人也说得过去。可他干嘛要用“跟难敌一起作恶”来表达自己的情义和感激啊?从阿周那洗脚事件到这次因为一句“车夫之子”而笑看沙利耶挨整,行为历历在目。如果当真没有是非观念、干坏事才会爽,那也罢了,明明良心尚存,却要为了难敌的“恩情”而丧掉,正是于群体和自身都有伤害。何况大多数情况下他向难敌屈服还不是出于坚定的报恩之心,而是软弱,不知道该怎么拒绝…。88版迦尔纳屈服后就自我合理化了,倒也过得开心,他又做不到。既然只为自己受了恩情就罔顾其他一切正理,如此顾念自己,又何必落得最后让自己那么不开心?不是傻了吗。


奎老师的讲课在这集里还是抽象的。他只告诉迦尔纳,难敌不好;以及,如果你放开胸怀只为别人着想,就会让所有人得益,为生灵带来喜乐。这些都是道理而已,但只要迦尔纳肯听,下两集就能得到验证了。一旦验证,本集中所有道理都一次贯通,无须再多言。所以说下两集不是煽情,起码不完全是煽情,它必须要存在。


说回这个迦尔纳本身。过去奎师那对他讲课,他自己心里有执念和愿望,旁的东西听不进。现在因沮丧而老实,因空间封闭而不得不好好听课,仔细看表情会发现他真听进去了。好多讲课内容都是他心里从没想过的,可一想到就发现真是对的。本剧中也唯有他和阿周那两人,听课过程中问题不断,老师说通后又能总结和举一反三。六兄弟里倒是他们俩最相似。他在接收和消化新观念,从而得到了启示,好多以前不承认和看不到的东西,只要放下执念,答案自然在眼前。能承认对母亲的态度需要道歉、对黑公主也以礼相待,是他的升华,而非屈辱折堕。人必自辱然后人辱之,否则,就算在大庭广众被推拉剥衣服,其尊严仍然不容践踏夺走,何况被叫几声车夫之子?光为这个道理,他向黑公主道歉、忏悔自己那时的轻慢,就绝对不冤。


迦尔纳原有慧根,但在俱卢军的三大将中就数他最蒙昧,正确认知和教育最缺乏。论慧根本身,他却不输于其余两位。说真的,只是因为起点太低,达到跟另外两位相等的领悟之后才显得有豹变效果,还被有些人说转得太硬。其实他要不是能这样转,又有啥价值可言?对难敌的“忠诚”吗?印度人民可能吃这一套,中国人民多少年前就有诗曰:“捐生殉主是忠贞,费石千秋无令名。假使从昏称死节,飞廉崇虎亦堪旌。”要还跟着信这套,就辜负中国传统文化了。


迦尔纳现在还需要老师兼表弟安慰:你很有实力哟,后人会记住你的,乖~~。而下两集他会体会到这都不是事,比这幸福快乐的好事情有太多了。人生的真谛原在于此,可是一个人要经过多少坎坷曲折才能体会到人生的真正意义,这本身就够写一整部文学名著。


阿周那当初跟迦尔纳一起推了一次车,就把过去所有不快都忘干净。现在迦尔纳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温柔善良的脸,他马上就没有任何攻击性,终于出箭时哭得跟射毗湿摩时一样了。这就是他,不用我说,迦尔纳自己很快就会遗憾没有早点认识他的。


到迦尔纳中箭倒下,“盎伽王迦尔纳”的人生本来已经该结束了。他一生只想获得尊重和认可,但到最后,能让人记住的不过是叫阿周那给他洗脚、杀死激昂、管般遮丽叫荡妇。如果说坚战赌博一次就该被说一辈子,迦尔纳犯的错又何止这些?一心求好而南辕北辙,到最后就是这样的结果。但他本来值得拥有更多更好的,这一个迦尔纳,他真的值。于是才有后面的两集,于泪水中诞生的亲缘,也非得所有线头都一一收拢才算了结。这是一个终生磕磕碰碰寻寻觅觅的故事,而最后,总算寻到了。可喜可贺。




253


迦尔纳的临终戏,其实加起来也就半小时。本来他是当场人头落地,完全不存在抢救一下的可能,现因剧外编导和剧中大神的慈悲,才让他多活几十分钟来进行临终关怀。因此别看只是脖子上插根箭,能说不少话,本质上仍属必死之人,怪周围人不抢救的只能当笑话听。这几十分钟我觉得非常重要,正是迦尔纳磕磕碰碰一生的最重要收尾和组成部分;当然也有不少人觉得死都死了何必再煽情,五子前倨后恭更不科学,简直硬拗……。会这样想并不稀奇,可实际上没这么简单啊。


88版的处理很科学——五子跟迦尔纳一直不太熟,不愉快的初识时都只有怖军说过一句刻薄话,此外直到赌局前连面都没怎么跟他见,见了也是客客气气无可挑剔。后来赌局上他虽格外活跃,五子仍然把账全算在难敌难降沙恭尼头上,迦尔纳只算个附带,要记也只记住他骂黑公主的那句,对五子的刻薄劲人家早忘啦。开战后经过一堆纠葛,他死了大家都松口气,听贡蒂说出真相后只有坚战对杀兄之罪的伦理事实表示震撼,阿周那在旁边也没啥反应。但始终是亲哥,所以五子认真严肃地给他办葬礼,途中难敌闯过来哭闹着要当苦主,他们就由他去了。一句话:活着时是恶感路人,死后因伦理道义而减免恶感,彻底成为路人。精校本里坚战急着想杀迦尔纳搞到差点跟阿周那撕起来,知道是亲哥后又忽然连脚都爱上了,听说也算一种人性复杂的写法,反正我个人很庆幸88版没有照搬。


13版里五子和迦尔纳的实际关系差不多如同上述。由于迦尔纳没88版会跳腾,他们对他的恶感还更少些,基本就是路人。若无上集结尾提到的几件大事,他再跟定难敌他们都没空去恨他,大不了跟129集在天帝城门口时那样平淡对待。等迦尔纳还出命来,他们的恨也即刻消除,对难降都如此,何况对他?恨既消失,观感又恢复成路人。直到迦尔纳出声阻止贡蒂说出真相为止,五子只好奇妈妈为啥要哭,至于妈妈膝上那个,不过是一具曾经有仇的路人尸体。88版的这个时段里也同样,“盎伽王迦尔纳”对于他们就只值这些。


然而,令阿周那和兄弟们哭得乱七八糟、令坚战对母亲直言斥责的,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盎伽王迦尔纳。这个人不但跟他们五个血脉相连,而且独自承受着亲情和立场的冲突压力,多次饶过弟弟们的性命,却对弟弟们的怒骂一概吞忍。激昂和瓶首固然死得悲惨,可他最后也坦然放弃抵抗,用微笑面对利箭,以死赎罪。为了母亲清誉、为了弟弟们不内疚,他在垂死时还努力要掩盖真相,要把所有的悲伤委屈无奈默默独自带去那个世界。即便真相曝光,他仍没一个字埋怨母亲和弟弟、慨叹自己一生的悲惨,正相反,他一直在笑。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这样的人,是他们的哥哥。他们从生下来起就该敬他爱他,却从未做过,反倒最终夺去他的性命,而他还在笑。本剧中的般度五子,谁要敢说他们不会为这样一个人瞬间喷泪,除非前面两百多集全没看。哪怕换成88版的五子都绝不会无动于衷,我就敢这么说。


不止五子,贡蒂的心也化成水了。自从和成年的迦尔纳初见面,后来一次次短暂交流,到海边相认和昨晚的对话,她几时见过他如此乖巧软萌的模样?坚战平时要当顶梁柱,怖军和弟弟们爱跟妈妈撒个娇,贡蒂作为母亲都没感受过儿子这样温柔软萌的爱,正如五子活到现在,好人坏人见了一大堆,还从没被人这样温柔地包容过。为维护母亲宁愿不相认,母亲真亲口大声认了他,他又打心里笑出来。这份对母亲的爱和渴望,竟因时势而显得如此隐忍悲凉。弟弟们都是知道心疼人的,只要一细想,怎能不既爱到骨髓里、又心痛得简直要跟妈妈吵架?更别说妈妈本人了。


迦尔纳本就值得他们这样,他本就该是这个样子。很久以前那个勇敢救人的小胖子就是这么高高兴兴,被妈妈兜头泼冷水都没半句委屈和怨言,因为心里唯有爱。随着弓箭被扔进水,小胖子和他的童年都渐渐消失无踪,长久以来他自己都已经忘记。而现在,在妈妈的膝头上,它又回来了。


导演极其厉害,这两集里台词很多,台词外的镜头更不可少。贡蒂说起迦尔纳的誓言,看每个弟弟的表情,就知道他们想起了过去各种蛛丝马迹,尤其无种,迦尔纳放过他不杀还只是昨天的事呢。贡蒂满心都是迦尔纳,也只用一个从阿周那战车前走过的镜头就写出来。再看迦尔纳的神情,便知在弟弟和妈妈们内心波涛汹涌的同时,他内心也在震撼,同样打开了过去几十年从没打开过的新大门。


临终之际放下所有执念和怨恨、以善良本心对待亲人们,这是迦尔纳个人的决定,贡蒂母子六人的反应他并不在乎,好坏他都笑笑过去了。万没料到,堂堂贡蒂太后真肯不顾后果当着敬她如神的儿子们的面认自己,而弟弟们,他过去几十年印象中那帮高高在上又嘴凶的贵族少爷们,竟然就这么毫无障碍地认了,然后毫无形象地哭了……。五子的感动思路其实有一点误会,但这个误会歪打正着使他们敞开心扉,让迦尔纳也第一次看到了自己从没去看的真相。他们原本就是,会感受到对方发自内心的温柔和好意,会为对自己好的人哭成狗,遇到大事就只会检讨自己,只记得别人好处……的那种人啊。他们这一生没遇到过他那样温柔包容的哥哥,他这一生从迁就养父母到迁就难敌,同样没遇到过瞬间就抛开一切只记得他好处、不闹不吵只为他哭得乱七八糟的可爱弟弟。同样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兄弟之间的感动不断碰撞不断增值,比滚雪球还快,真就能有那么爱。


罗陀从一开始普通到最后,酷似我们身边最普通的妈妈们。能明白她唇枪舌剑后的悲伤恐慌,则是贡蒂的非凡之处。大哥努力在两个妈妈间调解,肯定让弟弟们又多爱了他一点。


贡蒂以前有很多次机会可以不管不顾,当着众人的面大声喊出真相,都因为各种实际因素考量而撤回,终究成为心头一根刺。但现在这样的结果,我想她宁愿之前无数次什么都不顾,只是后悔已晚。而且顾虑来顾虑去,真说出口才知道儿子们都通情达理,世人也没一股脑地谴责她,那先前所有的隐忍又有何意义?徒然换来今天母子永诀。这就是贡蒂的错,也是她一生需要付出的代价。本剧中的正派人物并没有任何罪与罚的豁免权,自己种下的因,到最后都要自己来收成。


奎老师全程透明着在旁边当见证。听迦尔纳忽然提到自己,他还一愣,过后就笑了。此时发生的事情尽管悲伤,却尽是善果,对在场所有人其实都有益处。包括罗陀,几十年来念念不忘的恐惧心结,在哭过闹过之后就好放下了。反而我一个观众看弹幕看得略无奈:五子哭的敬佩的都是那个顶好的大哥迦尔纳,演武场出现开始的那个“盎伽王迦尔纳”我真不觉得值得他们这么哭,因此也没觉得过去他们对其挑衅的反击有啥不对,我确实不配当粉……




254


兄弟双方持续滚雪球感动中。真的,完全不用再提难敌;在不断的新感觉新经验面前,过去一切疑问都迎刃而解。难敌是怎么对他的?五子是怎么对他的?究竟自己要怎么做才会得到此时五子这样的爱,是大显神威踩扁他们全体,还是仅仅献出自己最朴实的真心?上次剥铠甲,难敌的眼泪是真,现在阿周那的眼泪也是真。两者何为珍贵,人心自知,何必再提。自己竟把这么一个哭咧咧的萌弟弟当作压迫阶级的化身、此生唯一敌人而战斗了一辈子,是对是错、有无必要,也只有自己心里清楚了。原本只希望自己儿子未来有靠,哪知道阿周那一开口就给出天帝城的王位,他吓了一跳去看坚战,但见坚战旁边点头点得好果断……什么叫就怕货比货,他又不傻,心里自然有答案。最后跟老婆说的那番话,就是变相承认自己过去死跟难敌不放是错,老婆说的才是对的啊。落到今日也是自己愚顽,没听妻子的指导,怪不得人。哦,难怪有些粉丝不喜欢,这不是把过去传说中(实际情况另说)情义盖天的种姓斗士光环全丢开了吗?什么洗白,不要太“黑”哦。反正我喜欢XD


薇夏利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并非对丈夫的爱比任何别人少一分,只是母子兄弟要叙难得的亲缘,她就把空间让给他们。如此贤淑,我看生肉而没看前头时就只把她当作一般的三从四德贤惠家庭主妇。结果看到熟肉才大吃一惊,原来这么彪悍!!甘愿为他改变至此,她对他的爱也堪称惊天地泣鬼神。当初黄花中定情时观众只顾着喝彩,连我都是到今天才回味过来,她就这么付出一切爱了他一生一世。迦尔纳周围有这么多深深爱他的好人……是他自己错过了,没有办法。因天意,因人为,最感动最纯粹的亲情与爱情虽在这一集淋漓尽致,却即将瞬间归于沉寂。他们花了这么多年才彼此真正认识,可马上就要永远分开了。这样好的哥哥,如今回顾,竟只有洗脚和推车那两次近距离接触。人生哀伤,莫过于此。


摇篮曲响起,一段因缘才彻底告终。诞生时纯洁无瑕,生涯中颠簸蒙尘,最后又清清白白地离去。听过许多好道理,最后到底没有糊涂地过完这一生。这部剧里我最爱的角色毕竟还是他,如此起起伏伏又好又坏又悲伤又终于幸福的一生,放到任何一部电视剧里都足以得到称赞。演员又是发挥得真的好,最后摇篮曲那一小段里的眼神都有千言万语。


只多了短短半小时,同样是弟弟们穿上丧服给他办葬礼,在场人等的心情与88版就有天壤之别。真正的付出真心和收获真心,其实就这么简单。世上有太多寻寻觅觅一辈子而不得的东西,实际原本就在你的身边,只要你睁开眼睛去看。五子的优点从未改变,区别就在迦尔纳睁不睁开眼睛罢了。


88版难敌闯到葬礼上来COS天龙八部结尾的阿紫:你们都不许碰我的拉抬!如果照搬到这版里未免太喜剧,而且也得讲个逻辑性不是?比13版还要蠢毒的一个人偏偏对迦尔纳情深似海,非CP粉如我实在有点想不通。于是这版难敌就把阿紫戏份省下来,独自默默凭吊自己付出真情喂了狗去了。这才科学,不是么U U


难敌是真心悲痛着的——为了自己。对马勇说那种话也不是渣,只是他内心自然的感情流露,他对人就是这样。对自己人他才特别发挥这个德性,还真不是看不起马勇的意思。说真性情倒也没错,只是这世界上比他这种真性情珍贵的感情多了去了,迦尔纳今天就收了全份。看到他的真性情,我忽然猜想,马勇爱的可能就是他这种激情吧。火辣辣地敢爱敢恨,敢哭敢闹,快意恩仇(虽然似乎没有恩),闪闪发光,喜怒皆出胸臆!不像马勇(自我认知中的)自己,没啥人生目标,长期受老爸偏心不公正对待却无法反抗,做半个般遮罗国王也不能肆意,活得这么孤单又窝囊。难敌就是他心中的星星,他的偶像和梦想;以上绝非讽刺,我认真的。俗话说什么人玩什么鸟,反过来,什么鸟就爱什么人……




255


难敌在看起来必输无疑的时候,逃离战场连舅舅也不管,决定躲起来画圈圈诅咒五子去了。这简直是对说他是光荣的刹帝利武士的那些人抽耳光。算13版黑他吗?想算就算呗,反正65版里他也是一听妈妈说金钟罩不完全顶用,就听话地一个人溜了。88版里又是撇下全营将士,自己去钻水底了。那还都是有金钟罩的,现在没有妈妈的金钟罩,万一被五子找到非死不可,他就藏得更严实了。一转头,舅舅还要夸奖他坚定英勇,只是被贡蒂之子迦尔纳的背叛给刺激得沉不住气才跑出去溜达……好吧,愿意当真的话也可以当真,比如甘陀利似乎就当真了XD


甘陀利跑来营里是为了商量保护儿子的事,其母爱后来还得到了大力罗摩的肯定和赞誉。但可能我的心比较黑,生肉看太多次后逐渐咂摸出了其他滋味。她本来一进门急着找难敌,什么都不顾;可听到哥哥说难敌沉不住气,话题一引开,她后来就把难敌忘了,始终没提出要看看他好不好,而是跟哥哥扯了起来。比起“保住儿子”这件事,儿子本身反而比较得不到她的关注,就如同比起做贤妻良母这个概念,具体关心照顾儿子丈夫反而不在她眼里一样。真是跟245集时的呐喊如出一辙,说到底儿子只是她(能说服自己是)完美(的)人生之必要组成部分,本身意义倒不太大了。


到现在为止,甘陀利也只会埋怨哥哥把自己儿子教坏,好像如果哥哥不那么坏,她不管儿子、把儿子丢给哥哥就很对似的。先前质问得义正词严,一旦哥哥说咱们有法子让难敌反扑,她的所有正理就一个字也不再提,这倒有88版的几分意思。被她说得眼泪汪汪的沙恭尼,忽然看出了一点当年的兄长之心,我还以为它已经死了很久。甘陀利的儿子们被沙恭尼教得乱七八糟,可以说她被哥哥害得不浅,但反过来,当年沙恭尼曾有的一点感情和良知又是如何泯灭的?本来他虽然不是好人,起码还是个聪明的王子,妹妹婚礼前夕也曾心中只有祝福,没其他恶念。甘陀利蒙上眼睛,不知不觉把他也拖进了罪恶的深渊。过后几十年中,她一直纵容着哥哥恣意妄为,因为他和他教出的难敌能满足她自己的梦想,她就闷声大发财,任由他们舅甥俩发扬偏激与邪恶面,逐渐成为今天这样的怪物。直到今时今日,只要自己的小天地能够保全,她都不会再去过问他们是怎样的人,又给其他真正的无辜者造成了多少伤害。难敌能成为今天这样,母亲实在功不可没。对比贡蒂,便知种豆得豆种瓜得瓜。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害人者往往同时也是受害者。竟连沙恭尼都不例外,这是我最开始时没想到的。妹妹责问他为啥要教坏外甥,他无言以对,因为他自己也只知道那一种生存方法,他是真心把自己认为好的一切教给和捧给了外甥们,包括死不悔改,一有机会必定反扑。难降是意外的异数,那得多亏总被舅舅当宠物养,没得到“悉心教导”了。


因为有这些不知悔改的恶人,奎老师在迦尔纳葬礼后说的“不害”道理才有意义。仁慈和容让,不是在自己实力不够时对着那些永不罢手的人该做的。沙恭尼、难敌、马勇将依次证明,对恶人不消灭干净会有怎样的麻烦;你懂得容让,他们可不懂。我还记得有人跑我西湖控诉五子如何不依不饶地追杀和害死难敌……问题是他们如果打了十八天倒放过难敌不杀,最后被难敌反扑死了,找谁说理去,又对得起所有在战争中牺牲的友军吗?我平时最不喜欢自己害死一堆人做了一堆坏事还表示“我不能收手,要不然那些死者就白死了”的人,但五子跟那种人完全是两码事啊。


奎老师实地演示,在被要求骰子决胜负时该如何正确应对。不过我想坚战在当年是随便怎样也达不到这个水平的……



评论
热度 ( 30 )
  1. 宋瑾臻剁手鬼娘 转载了此文字
    这几集弹幕太闹心,lo主说的太棒忍不住转一发orz弹幕后面都在说五子情绪不真实,但是原lo说的是真的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