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诃婆罗多【236~242】放虐集中区慎入

激昂死的那段我哭了整整两个小时第二天眼睛都肿了orz太心塞了比今天还心塞。
都很赞同……转就是马一下……
无种和激昂的关系……怎么说我一直觉得这两个叔侄关系一定特别好。可以抓到这两个人窝一边说话的小细节。然后不靠谱的是,无种……自恋爱美嘛orz激昂那孩子主题曲里面不就有一句「容貌如无种……」

oo:

激昂之死,瓶首之死,这段就不分集写了……


不记得哪里看的了,生死之际,最见最真实的人性。


追求胜利的欲望、抢夺生存的行动、面对死亡的态度。


大战期间有很多人的死,天天都有就没断过,不过没有谁的死比激昂的死更让我看得伤心。没有别的什么,就是纯粹的伤心。原因也很简单,不像其他人或多或少背负着自身的业报,需要用血来洗净错误或者干脆就是解脱,他从出场到现在还根本没机会造孽好吧!!!!就像是朝阳初升,不带一丝消极的阴霾,纯然让人感到无限希望与振奋。所以我其实多多少少能够理解当初(精神状态还正常的)毗湿摩认真战斗但却无论如何不肯下杀手的心境。


侮慢遗体这一节,我还没看原书但是猜测原书很可能没有。按原书写法,反正所有人的遗体都是在战场上被鸟类吃够十几天,去不去补拳补脚意义不大。不过我个人觉得有黑公主事件在先,难降难敌是真能做出这种事情无误的。长着人形的手脚却从来不干人事,最后被怖军撅成人棍也是没什么好评论。PS难敌是因为自负武力不怕报复,难降就真心是蠢死的吧……


加一句,虽然我知道以暴易暴并不好,但是还是得说沙恭尼死得太爽快了不开心,五子终究还是永远达不到对手那个水准。


认真讲这件事情里面几乎所有人都一如他们一直以来的样子(当然我承认难敌四人组重刷了新的下限),除了一个人前后半段简直就跟人格突变一样,嗯哼我说的就是迦尔纳。


一直在想,迦尔纳执意于在五人之中“只杀阿周那”的原因是什么。其实论过去种种,对他造成(无意)伤害最大的人大概、也许是怖军吧?看最后他的一举一动包括托孤也是对着阿周那,对这个弟弟他真的也是信任其为人的。大概还是阿周那说得对,他一直放不下两人的比较吧。


(有一个细节,在杀死激昂之前,迦尔纳曾对激昂说从今后再不要说我或者阿周那是最好的战士,你已经从我们这里拿走了这份荣光。——当时当地,你愿意承认不如激昂这事随你便啦,但是你非要拉着阿周那一起下水这是有多深的执念、而且,你有没有问过激昂的意见啊……)


他原本一直在追求社会地位层面的认同,但黑公主一事之后,想做个自己心目中认可的高尚者只怕已经不大可能。在评论里看到一句话“你对黑公主说的那些话,敢不敢回家对着父母老婆原样复述一遍”?这就是症结所在啊,养父虽然出身不高然而品行见识上的高尚却胜过许多地位高贵的人,作为儿子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然后,他做了必定会被父亲认为是大错特错的事。


接着他退而求其次,追求战斗层面的认同,这才是他死咬着要和阿周那你死我活的原因,他要向世人证明自己是最强的战士,至少在战斗层面无懈可击。万一决斗输了就死吧,离开这一团乱麻的命运也多少算个解脱,至少自己的一生奋斗会有一个配得上的结果。然而毗湿摩这次说对了,不遵循正道而战如同缘木求鱼,他想要的尊重是无法这样去得到的。


他孤注一掷地想要实现自己人生最后的一项目标,为与阿周那决战而走上战场。然而从效忠于难敌起,他已经放弃了自己的原则。没有自身原则的战士充其量也不过是难敌的一件武器,武器只有质量好坏之别,哪来什么高贵、低下可言?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激昂说过NNNN次“我是父亲的武器”,所以这是一种“我当然相信父亲不会操纵武器做出低劣卑下的行为”的日常表白吗?)


说真的我觉得迦尔纳被打脸了,来自曾经被他击败、最后战死他也要记一大功的激昂。在血与火的修罗场里让他亲眼看看,真正的战士应该如何战斗、比失败更大的耻辱是什么,何谓勇气,何谓坚定,何谓担当,何谓……高贵,就这么一桩桩一件件、血淋淋地做出来让他看看。对比之下,卑劣的行为、怯懦的行为、几十年老脸都不要了的行为,竟然全都是来自自己这一方,更要命的是,自己也是做出这些行为的一员。


于是毗湿摩又不幸言灵了一件事,在当日的战场上,迦尔纳比激昂多活的若干年,还真是……浪费(活到Doge君身上去了无误)


这一天的战斗当然属于激昂,同时有另一场战斗,发生在迦尔纳心里。


那一剑的理由,也许是出于羞耻,也许是出于不忍,但无论是哪一种,恰是他内心真正本质的证据。这些东西由升车构筑,由罗陀守护,多年来一直在被Vrshali唤醒。最重要的也许是他做了,面对一直背负着对方恩情重压的难敌,几乎是第一次坚持了自己内心的原则。(相比之下,只管哭成狗的德罗纳老师真是被黑成炭了……)


当然就结果而言于事无补,就像陷入泥沼的人,抓住自己的头发试图把自己拔出来一样。下作的事情做了就是做了,如同白衣染皂,不是事后补救就能挽回得了的。何况这又算什么补救啊,你问问阿周那看他会不会同意——后来决斗的时候他不也试图向黑天解释这一剑的真正动机,阿周那的反应是直接猛喷回来毫无商量。整个战场真正去理解了这一剑背后意义的,除了自带天眼的黑天之外大概只有激昂本人。然对于激昂来说大概也不会把这一剑看作是迦尔纳的抱歉或者认为需要感激什么的,他只是接受了来自对手的尊重,如此而已。


(码完之后想起一个细节,激昂阵亡之后游魂在路上等待父亲,曾把敌人所站的位置一一指给阿周那看,说到迦尔纳之前停顿了一下,连表情都松动了不少,他用了“杰出的战士”来说迦尔纳……所以说,迦尔纳的那个决定之下真正属于强大战士的灵魂,其实激昂是看到并且认同的吧……激昂啊QAQ)


——你说你苦逼了这么多年追求个人价值被认同,到最后真正能够公允评价你的父子俩都在敌人那一边,好朋友难敌只在乎你的铠甲够不够坚不可摧、弓箭能不能胜过阿周那……你说你究竟是图啥……


要说迦尔纳这一剑带来了什么好处,那也只能是对他自己。高贵与卑下从来不是靠别人评断的,做出的行为高贵,便离高贵近了一步;做出的行为下作,堕落就在朝你招手。唯独因了这一剑中实现的取舍决断,迦尔纳才把自己从那一群LOW比里拔了出来。PS拔是拔出来了,也仅仅是达到了正常人的水准而已。


可是同时,扛过与血亲为敌、同一阵营各种冷箭,支撑至今苦苦追求想要得到的东西,也在此一战之后,轰然坠地化为乌有。


因为激昂这个名字,从此就是他成为最强战士的黑点。说是黑点,并非因为最后是他手刃激昂——两军阵上,非死即伤,若单单是杀死对手又算什么黑点。真正的黑处在于围攻激昂的六人之中,他永远没办法说出一句“没有我”,违背了最基本的战场规则、促成了激昂被虐杀的结果,要有多厚的脸皮才能认为自己依然是第一流的战士。


无种后来当面炮他,你这种人也配COS高贵战士们遵行的战场道德?黑天直接对阿周那说,他和你已经不是同一层次的战士,对付他用不着讲什么战场规矩。一喷一个准,他也真没有什么话可以反驳,是自己先做出了让人看不起的事,哪来的立场去抱怨别人……就是这样的他,阿周那仍然一再给他机会,依然以对待战士的规则对待他,如此对手,还有什么可说。


说起来无种的嘴炮之中,替激昂算账的次数还真略多,你们是搞了分工的还是怎样?怖军主要算黑公主的账,无种主要算激昂的。为了这个侄子,光是迦尔纳就被无种炮了三次吧(其中有两次是迦尔纳已经中箭躺着等死之后……),其他中炮的还有德罗纳。黑公主把激昂拦在城门外的那次,五子里面第一个忍不住出来帮侄儿说话的貌似也是他?(比亲爹阿周那还快……咦在嘴炮谐星属性之外我没注意到你还有这么强的护犊指数啊……)






虽然身死,灵魂却依然徘徊在战斗的地方,等待来自父亲的称赞。


编剧你够了……


阿周那开了复仇模式简直战力爆棚,徒手杀过去的那一路仿佛怖军附体。难降他们四五个人上去围攻都拦不住他要揍死胜车的举动……


是我错觉吗?我觉得自从戏份一多起来,德罗纳老师就一直在拉鄙视……


这段也是,阿周那直接杀过来,营里鼓声大作乱成一片。阿周那认准了胜车往死里殴,难降马勇沙恭尼沙利耶努力群殴,德罗纳老师苦逼地充当炮灰上去劝架,要阿周那顾念正道不要在日落后寻仇……不得不说在那个场合,德罗纳老师这话简直就是明晃晃地招鄙视。果然阿周那和随后赶来的怖军加双子没有让他失望,“你今天不配说起正道”“我简直为你感到羞耻”每人一次绝不落空……


迦尔纳呢?他和难敌一开始都没出现。其实只有阿周那一个人打的时候,他们不出来我觉得可以理解,因为这俩货武力值高,真要出来搞出阿周那一挑七的话这子控威力也太疯狂了。可是后来怖军加双子也赶到参战,就算难敌迦尔纳也出来群殴实力也不会太过失衡。结果他俩一直拖到坚战都到了、阿周那停手才双双出现……十分不厚道地怀疑编剧是故意不让迦尔纳出来拉鄙视的,可怜德罗纳老师中了一膝盖枪,可是这样一来出现了新的问题啊——营里沸反盈天的你们都不出来,两位这是躲在哪里以及干、什、么、呢……


然后是第二天阿周那的大杀特杀。黑公主说阿周那已经死了就躺在这里,战场上的那个只是复仇的火焰;阿周那说激昂就是我的箭!(妈蛋我肝已经够疼了你们能别再放虐了吗……)


德罗纳和迦尔纳一副我今天身体不大方便、赶紧打卡下班的既视感,究竟是有心放水还是到底心虚呢?胜车和难敌某些地方真像,躲在山洞里不出来这一手也是绝了。


黑天动用了妙见遮蔽太阳,说穿了只是一个小花招。然而黑天算得最准的就是难敌绝对不会放过阿周那“复仇不成就杀了自己”的机会,胜车这德性又一定会自己跳出来显摆……


事实果然如他所料。等到沙恭尼快马加鞭赶来阻止的时候正好来得及看见胜车自己把自己送到了阿周那面前,蠢货X4正在开心得意地哈哈大笑,沙恭尼咬牙向天满脸都是“一群渣,真心带不动”的表情。


阿周那杀胜车的时候用左手拉弓,而平时好像都是用右手的?我记得翻书的时候看到他有个称号是“左手开弓者”,有何特别讲究吗?另外有点在意黑天发过誓不用武器但这里确确实实用了妙见,不过想想这种程度的诡辩大概根本不成其为问题吧。


难敌GET了新的掉时髦值动作,一脸不造怎么办的表情用手使劲往后面捋头发…………


然后是瓶首之死,起因是持国军算好了激昂葬仪的时间去偷袭……巨大化瓶首果然气势惊人,难敌全程维持惊吓脸O形嘴简直给跪了。


怖军T_T,还穿着葬仪时的白色长袍呢就冲上去给瓶首挡箭……越看越喜欢怖军了,他的个人主题BGM也是所有人物主题BGM中最喜欢的没有之一。


关于瓶首之死除了本身生命逝去的伤悼,最大的争论焦点大概是黑天为了阿周那牺牲瓶首的说法吧。关于这个,黑天给阿周那的答复是——必要的时候我连你也会牺牲掉,我自己也一样。


相信黑天说的是真话吗?信,为什么不信,激昂的骨灰还未冷吧。

评论
热度 ( 21 )
  1. 宋瑾臻oo 转载了此文字
    激昂死的那段我哭了整整两个小时第二天眼睛都肿了orz太心塞了比今天还心塞。都很赞同……转就是马一下…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