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灵风:

「讨论」为什么动画里的王之剑那么丑。


 


昨天的零碎片段让我想通了几件事。


 就是,看着那幅图,那把剑,我突然发现,即然CLAMP有做出一个很符合大众审美,并且明显和皇帝零骑服是一套的杀皇剑,为什么要刻意改的那么丑?直到我确认,这把剑设计理念很像尤菲给朱雀的骑士勋章,一样的飞翔的羽翼。


 然后我在写那个片段时,突然想到原作里朱雀说过的一句话:我是他的剑,他的敌人,他的软弱,都由我来斩断。


 接着我又想到广播剧里,鲁鲁修曾经对着朱雀说过这样一句话:你才不是我的骑士,骑士是部下,而你是我的朋友。


 这两句话其实有个共同点,那就是,朱雀是鲁鲁修的朋友,是他的剑,但不是他的骑士。


 随后我想起了大河内亲自捉笔写的那个短篇,有这样一段话:


 


 


 我换上了全新定做的皇帝衣装。


 套上衣服,披上了披风,全身被整片的白色所覆盖。


 还不错。


 这是和不列颠最后的、将以最恶之名名留历史的皇帝非常相称的舞台衣装。这件全新的白色服装,一定能完美的衬出鲜血的颜色吧。


 然后,还有特别打造的王之剑。剑的设计,搭配着这套死之装束。


 我拿起了剑,往王座之间走去。


 同样换上了白色骑士服的朱雀等在哪儿。


 Knight of Zero,这是迟早要成为ZERO的朱雀的新称号。这个小小的讽刺,有谁会注意到呢。


 我拔出了剑给朱雀看。


 刀身闪着光芒,像是带着冷冽的气息一般。


 "怎么样,朱雀?"


 我只简短的这么问。


 完整的句子应该是"能用这把剑杀了我吗?"才对,不过,我们之间,已经不需要多余的话语了。


朱雀什么都没说,只是跪了下来,抚上那把剑。


"朱雀,我是皇帝,而你是骑士,但是,那只是表面上的关系,你没必要对我下跪。"


 "我之所以屈膝,不是因为你是皇帝,而是对你的觉悟表示敬意。"


 我再次体认到我的决定——选择朱雀来杀死我,成为新的ZERO这件事——没有错。


 


 


 看懂了吗?这段话里面,鲁鲁修要拔出剑,而动画里的剑没有剑鞘,还要给穿着白色骑士服的朱雀看,而动画里的骑士服是黑色的,这把剑本身和他的衣服是配套的。


 所以这其实是大河内看图说话写的一段番外,描写的就是我昨天放的那张图啊......


 综上所述,也就是说,这把剑才是真正被CLAMP设计好的,和他们的服装搭配的,预定用来杀死鲁鲁修的剑。而它的造型类似尤菲给予朱雀的骑士勋章,所以......从头到尾,朱雀都不是鲁鲁修的骑士,他只是鲁鲁修的朋友,他的主君自始至终其实都是尤菲米亚啊。


 


朱雀,我是皇帝,而你是骑士,但是,那只是表面上的关系,你没必要对我下跪。


我之所以屈膝,不是因为你是皇帝,而是对你的觉悟表示敬意。


 


 到最后,你是尤菲米亚的骑士,你是恶逆皇帝的骑士,你是ZERO的骑士,是名为ZERO的骑士,是拿着酷似骑士勋章的王之剑消灭我这个你主君敌人的骑士,唯独,不是我鲁鲁修Vi布里塔尼亚的骑士。


 因为,你是我此生唯一的朋友。


 也是我选定用来杀死我的朋友。


 你的主君是尤菲,杀了我,圆了我们的友情,全了你的忠义。


 所以,为了你真正的主君,拿起王之剑,杀死我。




 


......哦,大半夜的,我对着这张图哭得涕泪横流情难自已。


 时隔近8年,突然从字里行间找出来一把被封印的王之剑狠狠的戳了我一刀,谷口大河内特意弃原设定不用改用那么搞笑的剑不就是怕我们太痛吗,我何苦,何苦时隔这么多年突然打开封印?


 这可真是虐到连这俩后妈都下不去手级别的虐了


 白黑之后,再无虐CP。


 


 


 


 


鲁鲁修:怎么了?朱雀?这把剑不趁手吗?


 朱雀沉默了一瞬,低沉着声音道:".....不,只是......"拔掉纯白色的剑鞘,将这把泛着寒光的长剑拿在手里仔细端详数秒后,朱雀摩挲着那个好像羽翼一样的护手,心情复杂极了:"像是尤菲给我的骑士勋章。"


 闻言,鲁鲁修微微一笑,走上前去从朱雀的手里接过这把特意为零之镇魂曲打造的王之剑,用修长漂亮的手指轻抚剑身,语气里满是装出来的毫不在意,对朱雀道:"没有错,这个设计,就是参考的骑士勋章。"


朱雀一愣,怔怔的抬头看向面带微笑的主君,对方如紫水晶般剔透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这把即将被用来杀死自己的剑,端详无数遍就是不肯抬头看向自己。


 半晌,朱雀才紧绷着脸沉重的问道:"所以,这把王之剑其实是一把放大并摒弃一切华而不实的装饰意义的骑士勋章?"


 "......是啊,布里塔尼亚皇族的骑士勋章其实都是以剑为原型,本来寓意就是希望骑士能够成为主君的剑,为他斩除一切软弱与敌人,所以,朱雀!"鲁鲁修调转剑身将剑柄举在朱雀触手可及的地方,抬起头来定定的看着朱雀,眼里满是带着盈盈水光的坚定:"用这把剑杀死我,自然能全了你的主君之义,这也是,我唯一能还给,尤菲的......"


 所有的话语淹没在将流未流的眼泪中,朱雀缓缓的单膝跪地,轻轻吻上冰冷的,即将拿走面前皇帝年仅十八岁的性命的剑刃,抬头看着鲁鲁修,一语不发,带着粗茧的手顺着剑身一路向上,直到剑柄,然后,他轻轻的接过了这把王之剑,承诺将用它斩断眼前之人一切软弱与......


有些话语,不必说出口也自能传递。


 因为,我也是你的剑,你的敌人,你的软弱,都由我来斩断。


然后,他举起剑,在万众瞩目的高台上杀死了尤菲米亚的敌人,斩断了鲁鲁修的软弱,将枢木朱雀这个存在,也一同送进了坟墓里。

 


——FIN


 


修改版附上,我去失眠了



评论
热度 ( 501 )
  1. No Name晓灵风 转载了此图片
    看到这篇对王剑的讨论,感触良多。似乎可以顺着lof主的分析去思考为什么最后王剑是那把粉红色玩具了。朱...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