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舰||刑警X犯罪心理学教授AU】柏拉图说 第一章(上)

后来蹇宾某次性事过后突然开始思考他一开始为何会注意到齐之侃,然后他侧头看着套着白T在善后的齐之侃想,大概是因为他腰好看吧。


虽然这可能只是白日宣淫之后的荷尔蒙作祟,但当日的事情发生在蹇宾身上实在是太过吊诡,蹇先生突然想要探究一下这不受控制的剧本走向到底出自上帝不小心碰倒了哪个试管也是情有可原。


蹇宾是世俗意义上年少有为的那类人,义务教育和高中时代连跳几级15岁念大学,27岁博士毕业,现在在大学任教,无论是师承还是履历都挑不出一点毛病,前两天系主任还和他透过要破格提拔他的意思。无论怎么样,他的枕边人都不太应该是齐之侃这样的人。


不不不,不是说齐之侃不好,刑警,重案组的副组长,这样的身份不管是相对于他的脸还是他的年龄而言都不合称,可偏偏他还是自己一步一脚印爬到这个位子的。


只是,用蹇宾发小陵光的话而言,蹇宾这种有控制狂倾向的家伙和工作时间极不稳定经常联系不上人的齐之侃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本身就是个奇迹,更何况蹇宾那家伙向来不怎么搭理人,傲气又难处,而且挑剔:看人从6分开始起算,4分出局,满分是100分,但就陵光围观到的蹇宾和齐之侃第一次见面的过程,蹇宾至少给齐之侃打了40分往上。


让陵光先生如此记忆深刻并且惊悚的会面其实没有那么可怕,大概就发生在一年前,而且那天天气还挺好,初冬少有的阳光灿烂。


彼时齐之侃在蹇宾任教的大学做在职培训,日程安排中给他们放了一个上午的假,齐之侃想起前两天听同组的公孙钤提过他半个月前来这里做在职培训的时候意外听过一节犯罪心理学,那老师讲的挺好,一点都不像电视剧里描述的犯罪心理学那么神神叨叨。然后齐之侃就凭着记忆往公孙提过的教室那摸过去了。


这大概是孽缘的开始。

 


从蹇宾的视角而言,一开始看到齐之侃的时候只是因为他太显眼,不是褒义上的那种。


蹇老师历来治学严格,对班级秩序的要求更是严苛,你可以翘课他不管,但是如果你要来,就不许迟到不许在课堂上摸鱼。


“这里是课堂不是寝室。不务正业在哪都比在这里舒服。”


蹇宾自信这点威慑力他还是有的,所以看到齐之侃猫着腰从后门进来的时候,已经连熬了几个晚上的他一瞬间差点把自己的暴躁的里人格放出来为祸人间。


“刚刚从后门进来的那位同学,简述一下Albert Bandura理论的核心内容。”


蹇老师上课一般不点人回答问题,当他点人回答的时候只可能是该学生踩到他禁区,而且提问一般是致力于怎么听不懂怎么来,但此次大约是上帝碰倒试管导致的另一个意外,原本的问题绕到他嘴边出口变成了一个基础性问题,不仅他们班同学,他自己都怔了一下。


可惜齐之侃还是听不懂,抓着后脑勺站起来的样子,基本在脸上大写写着“懵逼”两个字,还没试图解释自己不是本科生只是来蹭课听的闲杂人员就被蹇老师一个眼神摁了回去。


事实上齐之侃刚站起来蹇宾就意识到了这人不是选了他课的学生,且不论蹇老师过目不忘的记性在记人脸这块上也一样管用,这人明显经过常年锻炼的良好身材显然和本校男生基本和白斩鸡一样的身材区别显著,估计是那群来学校做在职培训然后摸来上课的。


虽然有点呆,但是腰好看。


不能怪蹇宾的关注点突然跑偏,只是这人穿着的上衣实在是不够长,抬手抓后脑勺的动作带起衣服连带着露出了腰间那一块的肌肤和曲线,在一片套了毛衣的教室里实在是,太引人注目。


“咳。”蹇宾清了清嗓子,努力把自己的关注点拉回来,“这是上节课说过的东西,自己去看。”


“我在一开学就说过如果你们是抱着学犯罪侧写或者学所谓电视剧里的犯罪心理的心态来的可以趁早出门左转去退课,这门课和你们想象中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

本来想第一章写完再放,结果后半段爆字数还在修。

评论 ( 4 )
热度 ( 57 )

© 宋瑾臻 | Powered by LOFTER